« "這個世界"之外 | 首頁 | [視聽月報表] Feb. 2017 »

.: 行軍十五載 菊花今再開

20111129網誌舊文〈傳說中的交工III〉末尾,有如此一段話:「前陣子,我想像過這樣一件事情…某日,我一如平常在網路上晃過來晃過去。突然,點出一個網頁,九個低調的字迎面而來,蹦入眼底─交工樂隊重聚演唱會!不誇張,即使只是想像,我還是差點掉下淚來。」

20120804,良一在淡水辦《站在田中央》攝影展,下午開幕茶會邀請昭華與生祥去唱歌。忘記是演出之前還是之後,碰巧跟生祥一起在外頭抽菸,想說機會難得,於是鼓起勇氣,顧不得素昧平生,可能唐突,厚顏對他提出建議:「以《菊花夜行軍》發行十五週年為名義,把交工的舊團員找來辦一場重聚演唱會吧!」

很意外,生祥的回答竟然是:「其實有在想!」他說之前《菊花夜行軍》發行十週年時,馬世芳就曾建議,後來Legacy也邀過,雖然應該沒問題,但最後都未能做成決定。(我猜這些年來前前後後應該有許多人都敲過邊鼓)

那晚,洪聲學長在淡水鄞山寺旁的「愛宴」請良一親友團吃飯。飯後生祥說要去找鍾成達敘舊,也決定順便商量此事。我聞言大喜,覺得事情真的有點眉目了。

一轉眼,將近五年過去,生祥的音樂路上又發生許多事,包括20140607在Legacy Taipei辦了一場《我等就來唱山歌》發行十五週年紀念演唱會。而個人更為關注的《菊花夜行軍》發行十五週年紀念演唱會,印象裡,好像也在20160521於淡水雲門劇場的《圍庄》首演時,初次對外預告,確定將會舉辦。最後,前陣子終於正式對外公告時間、地點,以及購票細節。

一路幻想、盼望,總算等到這事成真,即使「音樂」這事近年來已在自己生活中逐漸淡出,仍是多少有點興奮,以及感慨。

其實,精確一點來說,我自己所期待的,並非《菊花夜行軍》發行十五週年紀念演唱會,那只是一個名義,一個拉抬票房的宣傳點,我真正想看到的,是交工重聚,包括新舊樂迷─同樣那些成員,同樣的樂器編制,大家再樂一場。

交工解散之後,雖然生祥不時還是會重新表演交工時期的作品(個人單獨或與樂隊一同),但我聽起來總覺得打了折扣。比如說,角色吃重的嗩吶,在某幾首歌中有如靈魂般地存在,即使後來生祥樂隊也加入了新的嗩吶手,可是聽來聽去,仍舊不免遺憾為什麼不是「第一支」郭進財。當然並非說現在的生祥樂隊不優,他們也都很厲害,但…或許只是個人習慣問題吧?別忘了,《菊花夜行軍》當初之所以吸引許多人,交工那相對濃厚的本土傳統音樂色彩,正是原因之一。

照目前已經公開的資訊來看,即將在20170520於TICC舉行的《菊花夜行軍》發行十五週年紀念演唱會,演出主力還是現在的生祥樂隊,不過,當年的交工成員也都會參與。內部的考量、執行的難易…種種,局外人當然無從得知,但我相信,這樣的安排應該已經是盡力權衡、溝通之後,最能兼顧各方的決定。雖然不如期待,卻也願意接受,並且樂見其成。只是,入場的興致不免就低了些,而心態上,也就比較偏向只是去參與一場台灣流行音樂歷史性事件了。

2001年《菊花夜行軍》專輯發行時,曾於0728美濃黃蝶祭舉行專輯首演。當晚的演出,事後從熱心樂友rotten拍攝的影片看來,似乎是把錄音裡所出現的,都盡可能忠實重現了,包括歌曲〈菊花夜行軍〉中段「晚點名」前那一陣鐵牛車發動聲─他們真的把一輛鐵牛車開上舞台,現場發動。

已經買好票,只待開演之日到來的此刻,重看這段演出,我不禁有了新的期待─那一夜,TICC的舞台上是不是也可以出現一輛鐵牛車呢?相較於Roger Waters在舞台上一邊表演一邊築起一道高牆,最後又將之推倒,一輛鐵牛車根本不算什麼吧?!

5月20日見!TICC觀眾席集合晚點名!

.: 彼年此日

‧2008年
 為我們家莉莉集氣
‧2005年
 400,000
‧2004年
 真的有那麼醜嗎?!

.: 引用

本文引用通告發送網址:http://roxytom.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1741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