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視聽月報表] Dec. 2014 | 首頁 | 俗之必要 »

.: 吸膠往事之江蕙的溫柔

這幾天江蕙再度成為熱門話題
我沒能跟大家湊熱鬧 卻想起一件往事…

大概是1997年吧?
我蒐LP最狂熱的時候
幾乎每個禮拜六或禮拜天一大清早
都會跟住在附近的一位同好到重新橋下的跳蚤市場尋寶
那位同好年紀比我大 我都叫他"邱仔"
當時在瑞安街開麵包店 開著一輛破破的廂型車
我都搭他便車

在那邊 常會遇到其他同好
逛完之後 免不了互相展示一下那天的戰利品
偶爾興致好 或者遇上熱情人士
就像玩音響一樣
還會殺到對方家裡去觀摩、交流

有一次 忘了是怎樣一個經過
我被帶去一個位於偏僻郊區的工廠
那廠還兼住家 規模不小
從事金屬加工 現場有許多重機械
而且到處都是油汙
一不小心 手就黑了

禮拜天 工人沒上班
但老闆還是自己勤快趕工
直到我們前去拜訪 才暫時休息
是個很憨厚的中年人 也很木訥
所以聊不太起來 有一搭沒一搭

到那裡 為的就是看他近萬張的收藏
說是收藏 但跟許多同好謹慎龜毛、像在侍候祖嬤的方式截然不同
一點都沒有收藏的樣子
他的唱片幾乎全都隨意擺在水泥地上 用紅色塑膠繩捆成一疊又一疊
要拿也不擦手 沾上油汙也無所謂
讓我看了心驚又心痛
問他為什麼
他說那些唱片是前幾年某電台要清掉 他開車到電台門口整批載回家的
沒空整理 就隨便抽、隨便聽
反正也只有比較愛聽江蕙 其他都還好
(湯姆心中OS:既然如此 那些滾石、飛碟能不能讓給我啊?)

"妳愛聽江蕙喔?"我敷衍地回了這麼一句
"對啊!伊歌聲金溫柔 我金呷意 "

其實是很平常的一句話
但當時不知怎的 我竟有點被震撼的感覺
"溫柔"、"金呷意"簡單直接 卻已道盡
我彷彿可以完全感受他的心情
相較之下 自己似乎往往過於矯揉造作

之後至今 常常在必須透過文字傳達感受的時候
尤其如果主題有關音樂
當我搜索枯腸 在為遣詞用字傷腦筋
總會想起他
然後 心裡那個第二人格就會跳出來嘲笑自己:
你們這些讀書人 拿筆的
只是在講感覺
有必要用那麼多奇怪、玄妙、虛幻的字眼嗎?
囉哩叭嗦 人家還不是有看沒有懂!

話說回來 我到現在還是有點懊惱
當初為何沒能厚起臉皮 把自己喜歡的一些片子"救"回家?:(


.: 引用

本文引用通告發送網址:http://roxytom.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1684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