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視聽月報表] Feb. 2014 | 首頁 | 從黑夜 到天光 »

.: 反服貿事件四日記

四天以來 去過四趟
並在Twitter和Facebook發了一些文字與照片
但一如以往
我的心態依舊處於一種"參觀而非參與"的狀態下

因為這樣那樣
這件事發展至此 對我個人來說
算是已經進入另一個階段 而且大概也不會再親臨現場
所以利用這裡把那些相關圖、文集中起來
目的只是為自己留個記錄

以下…

》20140319

師大音樂系張心柔同學演唱"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
突然想起 二十四年前
同樣這個時候 在離這裡不遠的那間廟
正開著野百合

來台北二十多年 今天才第一次到立法院

在現場的這幾個鐘頭當中 看到一些個人不以為然的現象
比如說 幾個年輕男女在外圍像卒仔一樣地蓄意挑釁與破壞
我不曉得這少數人的身分 以及他們是否屬於哪路人馬
自然也不會擴大解釋 進而否定整件事
但不以為然就是不以為然
即使我反對服貿 幹譙國民黨的蠻橫 認同學生們這次的行動
也絕對不願因此就把這些不以為然的事情合理化

很巧 二十四年前的這個時候也有一場學生運動
就是"野百合學運"(19900316~19900322)
野百合學運如何落幕?改變了什麼?
這一次又將如何落幕?能否改變什麼?
遊走於人群之中看熱鬧的同時 我不禁想像著種種可能
而經過二十四年 台灣還會發生如此荒謬的事
又是否該說可悲呢?

原本猜測 大概天一亮就會開始強制驅離
結果等到七點多 兩方依舊僵持不下
而從各處前來聲援、看熱鬧的人也越來越多
想了想 繼續撐在那邊好像也沒什麼意義
還是回家吧!

竟然遇到在當律師的國中同學許惠珠
兩(?)年前也曾在凱道一場聲援農民的活動中遇過她
她說今天是跟小英志工團一起來的
掃人行道的清潔隊阿伯問我:你知道他們這攤要到幾點嗎?
我:不知耶⋯大概要等到強制驅離吧?!很多人亂丟垃圾嗎?
阿伯:是沒有啦⋯只是他們聚在這裡我真的很難掃!
毫無意外 今天出現許多遣責暴力的聲音
於是 我一次又一次想起啼魔這篇流傳甚廣的舊文─暴力,衝組,被放生的人民

這篇文章 幾年來我重讀過好多遍
毫不誇張地講
幾乎每次看到最後這句話 都還是會掉眼淚:
暴力 暴力
暴力都下流 理性和平最高尚
你們為什麼不問
到底是什麼 讓手無寸鐵的人民變成衝組
願意拿起石頭丟向警察
用自己的肉身 迎向警棍?

》20140320

這輩子第一次跟這多人一起吃早餐
雖然有四方大德佈施的免費早餐
但我沒出力 不好意思受惠
所以還是自己花錢買漢堡

"反對我們就是反民主,對不對?!"
"對~~~!"

二十幾年來 多次出入群眾運動場合
始終無法像別人一樣"入戲"
究其因 個性使然之外
類似上面那樣的口號、互動也總會讓我"出戲"
每次一聽到
厭惡之心便起 同時開始抗拒

反對你們就是反民主?
如此粗暴、主觀的二分法 豈不是跟那些人一樣蠻橫、自以為是?!
所謂"獨立思考"、"反對專制"…
難道只是讓自己接受另一種聲音的煽動?

麥克風一拿到手上 話就得不停地講
無法字字句句深思熟慮 難免失言
這般指責 或許苛求
或者 可能很多人在這種場合當中
只需要激情 就圖個爽快
不會也認為沒必要去仔細檢驗每一句話
根本就是我自己太認真

在這樣的一個過程裡 不管扮演什麼角色
都需要學習 並時時自省

知道生祥有可能會唱"風神125" 便猶豫是否要再跑一趟
最後 因為聽見樓上又開始傳來跑動聲
終於讓我下定決心出門避難

生祥的部分只拍了影片:

跟人群擠在濟南路上 一步一步緩慢前進
看見路邊兩個二十歲左右的女生志工
正從兩個大垃圾袋中把瓶罐紙杯一一挑出 進行垃圾分類

有潔癖的阿伯忍不住發作 叮嚀她們:戴個手套吧!
她們笑笑:沒準備耶…無所謂啦!

好吧!本來想說那也沒辦法
但等了幾秒 還是忍不住:因為有人會在裡面吐東西(我是指檳榔汁或當菸灰缸之類的)
她們想了一秒鐘 依舊說:都分那麼久了 沒關係啦!

一場已經持續數日、集結數萬人、匯集各個階層與勢力、暗潮洶湧的群眾運動
絕對不可能保持純粹
也絕對會有一些被檢討、質疑、非議的地方
但我也絕對相信
其中許多學生真的只是很單純 或說很天真地
想要為社會盡一點心意 為自己的前途做一點努力
拒絕在一個可能會是家園發生巨變、大家企圖力挽狂瀾的轉折點缺席
即使他們可能從小到大一直被家長疼著捧著
沒做過多少家務事 也沒見識過什麼險惡風浪

我真的相信
因為
你我也都曾經那麼年輕、那麼單純、那麼天真

這幾天 現場有許多年輕人讓我一看就討厭(因為個人偏見)
可是也有許多年輕人 讓我看了不禁心疼

鎮江街上由熱心人士免費提供的菜頭湯意外好喝
堪稱街頭社運的小確幸
也是服貿夜市的必吃美食
並非喝人嘴軟才這樣說
真的超讚
讚到乎我目屎強要滴落來…

》20140321

群眾場合中一直讓我很反感的一點是
講者們 不管是政客、官員、學者、學生…
總喜歡問:是不是?對不對?好不好?要不要?
藉由這種方法來跟聽者互動 帶動氣氛
可是 那些問題
根本就是申論題而非是非題呀?!
我不是不跟他們玩 而是真的沒辦法回答

昨晚 為了拍東西
在濟南路舞台正前方第一排坐了好久
台上人物來來去去 我始終在最前方與他們直接面對
當身邊所有人都隨著台上的帶動高喊口號、熱烈呼應的時候
只有我一個人完全無動於衷 毫無反應
硬是不給他們面子
那時候 突然覺得自己像是全宇宙中唯一的異類

》20140322

服貿夜市暴紅
昨夜被嚇到之後 想說晚一點去可能就沒那樣熱鬧
未料都過零點了 還是一樣寸步難行
有如觀光勝地

先到鎮江街尋找昨夜讓我驚豔的那碗菜頭湯 可惜今晚不見蹤影
無法回頭 只能跟著人潮往忠孝東路移動
這才發現 在對面排隊等著進入青島東路的人龍竟然長達數百公尺
黑暗中不見盡頭 但猜想應該差不多綿延到監察院去了
不禁想像
若是外國觀光客看到 或許會如此反應:
早就聽說台灣人愛排隊 但沒想到連造反也要排隊啊!

今天外場、內場都逛了 沒啥好說的
差不多就是那樣
待到五點左右
因為有點內急 又一直惦念著"醫龍4"完結篇還沒看
就乾脆回家了

三月的台北 深夜戶外依然寒冷
可是卻有一堆人毫不眷戀家裡溫暖舒適的被窩
寧可睡馬路、打地鋪、躺拒馬…
或者乾脆熬通宵
為什麼?

最平常、基本的幸福
不外就是吃得飽、笑得開、睡得好
我想 這群人之所以辛辛苦苦搞出這麼大一齣
無非只是因為害怕
害怕以後吃不下、笑不出、睡不著
希望姑且忍耐幾天 來日可以比較沒有這些擔憂

如此卑微的要求 過分嗎?

.: 彼年此日


.: 引用

本文引用通告發送網址:http://roxytom.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1639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