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新上身之看牙記 | 首頁 | Shopping Diary 20090225 »

.: 記憶像讀碟

上上禮拜寫了這篇"晃到一份舊清單"
因此憶起當年為了答謝朋友於赴法演出之時代購CD而請他吃飯
當時想了半天 卻是無論如何都想不起那家餐廳的名字
只記得原址之前是家叫"有關單位"的店

剛剛在外頭用餐時 漫無邊際地亂想
就在想到政府"有關單位"的時候
腦海中突然閃過"春野"二字
兩週前苦思無解的餐廳名字 就這樣不費吹灰之力地自己迸了出來

近兩年來
我常發生這種事

比如去年底換了新手機
移轉舊機資料時順便整理通訊錄
原本是以英文名建檔 也就此全部改用中文名
過程中 好幾次我想不起某些朋友的中文名字
而這些人並非泛泛之交
都是像前女友之類、與自己過往生命有相當程度交集的人

我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啦
前女友耶…
你們會忘記自己前男(女)友或前妻(夫)的名字嗎?
恐怕大多數人是想忘卻偏偏忘不掉吧?!XD

由此看來
記憶還真就像讀碟一樣

基本上 光碟這種東西呢
片基好 壓(燒)得好
機器就比較不會挑 很容易讀到
但等時間一久 片子逐漸老化、氧化
偶爾就會出現狀況
光碟機能否判讀 得靠運氣
有時電腦重開機之前和之後 結果完全不同
然後 早晚會有那麼一天
片子終究會完全無法讀取 壽終正寢

所以 人們總是說重要資料要勤於備份
硬碟存一份還不夠 因為硬碟哪時要掛不會先通知
光碟燒一份也不夠 而且每隔兩、三年就得重新燒

那記憶要如何備份呢?

對我個人來說 網路書寫是方法之一
從最早的電子報、BBS個板到現在的網誌
都被我當成生活記事的工具之一
有時忘記一些事情 就從裡頭找
而隨著記性日益惡化 這種頻率也越來越高

所以…
最後就來記一下今天的事情吧

睡到中午12點起床 然後在網路上亂逛
發現Patricia Barber在去年九月發了新專輯"The Cole Porter Mix"
下午一點半 去吃烤肉飯
接著依約定時間兩點前往"亞典"看牙
結果美眼護士狐疑地問我:您今天有預約嗎?
原來美腿護士前天忘記把我的預約記到排班表上
她們連聲抱歉 我也一直說沒關係
最後改約下週一下午四點
回到家來
一邊聽"ABBA Gold: Greatest Hits"
一邊記下這段剛剛在外面吃飯時所得到的"體悟"

冬天回來了
好懷念"大連風味館"的酸菜白肉鍋
超想吃的…:p~~~

.: 彼年此日


.: 引用

本文引用通告發送網址:http://roxytom.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0758

.: 回應

啊~~~ 還記得我嗎? 有想起我的名字嗎如果忘了。
換手機有一陣子了,舊機資料都沒搬過來,日子一久愈來愈懶,不想搬了。
前幾天收到你的簡訊(在此順便道謝),
猜想是你,但一時不認得那個號碼(可見你很久沒跟我聯絡了)
還是翻出多年前的記事本上找到的。

說真的,一定有很多事情,連自己已經忘了那件事都不知道......
而同年齡的大家都這樣,
有時跟人說起一件往事,對方卻毫無印象;
這樣的情景應該也會發生在我身上吧。
我是抱著無奈地接受的態度。

最近我也好幾次想起那種已經十幾二十年沒想起過的事
當下都會覺得記憶真奇妙…XD

昨晚做了一個夢 剛好跟妳有關
情節是我和妳走在路上 巧遇洪川詠
但她竟然沒啥表示就走開了
不知為何 我在夢中早就曉得她要和以前生命中的人、事、物全都斷絕關係
但我還是推了妳一把 鼓勵妳追上去…
就到此為止 後來怎樣我不記得了:p

ㄟ...... 這樣子嗎?
農曆年我們還約在新化見面聊過呢。
雖然不常聯絡,卻沒有斷過。

夢中情節也許是自己想法的反應,也許未必非得有什麼道理。
也許,的確有許多朋友的境遇,
標準地擁有丈夫孩子,家庭工作兩頭奔忙,疲累不堪但活力十足的職業婦女,
是現在的我很羨慕而感到落寞的......

人家或許也很羨慕我們的自由自在呢…*自我安慰ing*

酸菜白肉鍋
是我們上次一起去吃的那家嗎?

總之

看完這篇 提醒我 該將過去記憶重新備份了

這幾天好熱 大概不適合吃火鍋吧!?

是啊
就是那家

上週日跟Vivian去內湖找老官一家吃晚餐
到餐廳後又臨時把值班中的Avant叫出來
本來也想打電話給你們
但他們似乎都覺得我這樣很神經
所以我就沒打了:p

下次 你們乾脆直接殺過來算了
免得不知何時才相會

真想碰面 可以自己約一攤呀
打幾個電話而已 沒那麼難啦:p

那天的碰面其實完全是臨時起意
好像也是那次吃完火鍋之後的唯一一次
原本只是V找我隨便吃個晚餐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