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的傳人"電影片段 | 首頁 | 一定是因為我還不夠純愛 »

.: 憶黃大城

黃大城終於還是走了
跟四年前的梁弘志一樣 都是因為胰臟癌
巧的是 在我個人的認識裡
他們兩位也都是冷面笑匠型的人物

沒有多深刻的悲傷 卻有一股淡淡的惆悵揮之不去
腦海中浮現許多跟他有關的記憶

知道他 始自於1979年發行的"金韻獎3"
王夢麟、黃大城、李建復都從這張合輯出道 算是同梯的
王夢麟唱"雨中即景" 紅遍大街小巷
由於相當逗趣生動 讓當時還在唸國小的我非常喜愛
李建復唱"歸" 反應平平
隔年發行個人專輯"龍的傳人"之後 聲勢才扶搖直上
黃大城唱"彌度山歌" 原是一首雲南民謠
為他之後的歌壇形象與演唱風格奠立了基礎

時隔將近二十年後的1997年 我在攝影棚裡第一次見到他
當時他跟趙樹海、王夢麟組成"MIB三重唱"發行專輯 上節目來打歌
打從小時候開始 他們幾位在我心中的形象就是非職業性的親切民歌手
直到那一次經驗才讓我意識到:他們已經是藝人了

那一次錄影過程並未留下什麼記憶
但我始終記得他們仨在現場即席清唱了一首"Jamaica Farewell"
很難得 也很動聽
另外 因為得去找一些主角們的親朋好友講一些花絮、趣聞
所以當時還去陶姊家訪問她 意外見到這位校園民歌運動中的傳奇人物
也才知道原來她家離我家那麼近 不過幾百公尺

再一次接觸 又是七年後
因為要編演唱會節目冊 打電話跟他要照片
後來他給了一張好像是在國外拍的紀念照
因為角度的關係 背景裡有棵大樹幹乍看之下像是從他頭上冒出來
我個人覺得不太好 於是想跟他要別張
但他說沒有了 手上的照片中就只有那張比較合適
既然他自己都不以為意 我也就不好意思繼續龜毛

那一場是"好民歌"演唱會
重點之一便是睽違歌壇二十年的包美聖與陳明韶終於願意再度登台獻唱
而黃大城除了負責演唱"今山古道"與"唐山子民"開場
終場時也要頂替不便與會的李建復演唱"歸去來兮"與"龍的傳人"
臨上台前 他突然有點不安
趕忙拿了支筆 把歌詞抄在手上備忘
他說:雖然每次小復不能到我就得幫忙唱他的歌 但唱過這麼多次了我還是怕會忘詞

老友久違多年 讓兩天三場的活動變得像是一群校園民歌手的同學會
大家彷彿回到年少時光 當初的調皮心性也隨之浮現出來
最後一場 他們決定豁出去
前兩場不敢玩 要把握住最後機會玩個盡興
或是不請自來扮起合音天使 或是故意一臉兇相扛椅子上台嚇人
記得陳明韶因為二十年來都不曾再公開表演 頗是緊張
於是在她演唱"下雨天的週末"時
黃大城與楊芳儀一組 從舞台左側
徐哲緯與小南方一組 從舞台右側
扮成情侶、共撐雨傘走出去 想要害不知情的陳明韶笑場
旁觀這一群大哥哥、大姊姊們童心未泯地玩耍 我也跟著好是開心

聽說他們這群歌手當年到處演唱時便總是這般玩鬧
隔年七月、兩天三場的"永遠的未央歌"演唱會依舊如此
也是最後一場 大家決定要豁出去玩
好像是木吉他的江學世出的點子吧?
說要在施孝榮唱"中華之愛"時像當年一樣出去揮國旗
他請滾石的哈哈幫忙 哈哈又把這事交給我辦
場地在國父紀念館 本以為借個國旗輕而易舉
哪知道跑遍裡裡外外竟然都借沒有
正想放棄時 突然得到館方某位職員的指點
終於跟國父紀念館的清潔隊借到
而且非常適用─大國旗還附旗桿 揮起來虎虎生風
後來 當"中華之愛"唱到快結束時
黃大城與江學世由舞台兩側各舉著一面國旗走出去揮舞 那現場情緒之沸騰的
接下來幾天 看到有觀眾在網路記述這段經過
又把它解釋成什麼藍啊綠的
唉...其實他們只是在回味年少時光啦
真要有顏色 應該也是褐黃吧

去年 從報上得知黃大城罹癌的消息
意外又擔心
但之後看他還是不時四處參加一些民歌演唱會
心想情況大概不是太糟 病情已在掌控之中
未料上禮拜再看到消息 已經是"未來十天是關鍵期"
而最後 還是留下一個遺憾的結果...

想他的歌 其實沒有哪一首是曾經深深打動自己的
但那只是個人口味的關係 無關好壞
倒是"漁唱" 當年有一段時間還蠻喜歡
曾經刻意學唱過
而"今山古道"拿來幫演唱會開場 那氣勢與效果也令我記憶深刻
更難忘記由黃大城作曲、鐘麗莉作詞的"讓我們看雲去" 輕快易學
不只是當年讓陳明韶更上層樓的暢銷歌曲
"永遠的未央歌"演唱會安可時 在韓賢光的提議之下
所有歌手大聲齊唱這首歌 依照編組從國父紀念館大會堂各個入口重新步上舞台
邊走邊唱 邊跟觀眾親近、互動
現場情緒頓時HIGH到最高點
相信那情景也早已牢牢依附在歌聲之中而成為許多人最美好的回憶之一

願大城哥好走
謝謝他的歌!

梁弘志、賴西安、馬兆駿、洪光達、黃大城...一個接一個
兒時眼中的大哥哥、大姊姊們慢慢地衰老、逝去
也提醒著自己一些事情...

.: 彼年此日

‧2007年
 Shopping Diary 20071124
‧2005年
 Nude 2005
‧2004年
 

.: 引用

本文引用通告發送網址:http://roxytom.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0644

.: 回應

對對對,那時賴西安(李潼)先生的逝去也是讓我驚愕又萬分傷感.我從小看他的書長大,還上過他的課...

前些天還有盧昌明...他的熱戀傷痕是我永遠的收藏.

沒想到心裏永遠的"漁唱",就這麼走了....這歌再沒有人比他唱得更好了.

唉,這些才子的殞落真的令人很難受.都還這麼年輕....

這人間的美好風景已經不多了..

為什麼上天不多讓他們留一些時候?

唉.

去年年底知道他得了和梁弘志一樣的病,一個星期前得知他還剩下最後的一天,昨天下午四點收到臺灣友人的留言...

我竟然把十天寫成了一天,。。。

去年北京現場竟然成了最近看到他的機會,我不在;等到年底上海現場知道他得了病不能再上臺了,昨晚和朋友聊,他說四十年的時候,我都不敢往下想,大家身體保重是最重要的!

等我,我要看到他們健健康康的。

補幾張照片...

》20040917│台北市中山堂"好民歌"演唱會後台休息室

》20040917│台北市中山堂"好民歌"演唱會後台休息室

》20040918│台北市中山堂"好民歌"演唱會安可時與楊芳儀扮情侶鬧陳明韶

》20040918│"好民歌"演唱會慶功宴與吳楚楚合唱(於"主婦之店"、伴奏者為于冠華)

梁弘志、賴西安、馬兆駿、洪光達、黃大城...一個接一個
兒時眼中的大哥哥、大姊姊們慢慢地衰老、逝去
-----
唉!

我確是非常喜歡黃大城
從彌度山歌開始

黃大城的死訊
是我弟弟打電話到北京給我
他說 "你們家黃大城去世了"

是啊 我們家黃大城
然後 我在家放了三天黃大城的歌
連在售樓處 我都把原先安排的爵士音樂停了
陪著我連放一個星期
黃大城的歌
我老闆聽到
楞了一下 問我 是黃大城嗎?
我說 是 他走了!
他喔了一聲 應該還很年輕吧

今年過年回去
為了一曲 天地良心
我查遍各大網站
老娘非買有這首歌的唱片不可

忽然看到這篇文章
又句起一些想念
反正 我是超愛黃大城的

為人父母的第一個責任──活著

為人父母的第一個責任,就是要儘可能為子女來好好地「活著」。
父母都活著的孩子,比較能得到足夠的「教」和「養」,以及幸福。

養育一個孩子,的確要花不少錢,但也不宜花太多的錢;讓孩子享有太好的物質生活,很可能並非孩子之福;不少不明此理的父母,拼命賺錢地來供應孩子過度優渥的物質生活;甚而拼掉了生命地在孩子才10歲左右就過勞死了,陷孩子於一個「由奢入儉難」的單親家庭中。
教育一個孩子,也是要花不少錢,但也不宜花太多的錢。不少父母花了太多的時間去賺錢來供孩子參加許多才藝班的補習;甚而是更為昂貴的出國遊學,因而沒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來善盡「家庭教育」的親職;更甚而是拼掉了自己年輕而過勞的生命,也就再也無法盡到一丁點兒的為人父母的責任了。
真的,努力地「活著」,才是為人父母的第一個責任;賺錢來養育孩子,只是為人父母的第二個責任;賺錢來教育孩子,則是第三個責任了。不要為了第二或第三個責任而來損及為人父母的第一個責任,才是智慧的抉擇,也才是孩子之福。

昨天上午去金寶山,參加政治大學民族社會學系同班同學黃大城的音樂追思會。幸好他的獨生女兒已經20歲左右了,為人父母的第一個責任,大城算是及格了。
追思會上,女兒追憶大城在胰臟癌末期的病床上,不斷地向她說著抱歉(I am sorry),不但叫人動容,也足以說明「活著」是為人父母的第一個責任。
大城不是拼命賺錢地過勞而去,且在漫長的癌症病床上,已將為人父母的第一個責任,百倍濃縮而加速地預支給了他的女兒;所以,為人父母的第一個責任,大城不僅是及格了,也不算太低分,總有八十多分了。

追思會上,女兒聲聲近乎命令地要求大城,不要為了抱歉而不來她的夢裡;因為,大城給她和媽咪的,已經足夠了,已經不需要抱歉了。
在女兒的評量表上,大城所善盡的為人父母的三個責任,也許都是滿滿的一百分了;至少也都是九十多分了,只要他能如女兒所願的,常到她的夢裡,回到未來而鮮活地在女兒的夢裡,再多盡一些為人父母的第一個責任,就會滿分的。
在女兒的夢裡和心靈深處,大城會永遠永遠地「活著」,來繼續善盡他為人父母的第一個責任。因為,大城已經付出足夠的「真愛」給女兒;所以,才能彷如基督復活般地,永生永榮地活在女兒的夢裡和心靈深處,沒有句點地一直「活著」到永遠永遠永遠………
戴招元 2008.12.20創思‧粗稿

今年聽了一場民歌四十的演唱會,今山古道是由其他團體代唱~~
演唱會結束之後 浮現出來不是團體表演的畫面
而是黃大城渾厚的嗓音~~
我想這就是精典難以超越吧~~~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