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較物價水準的方式 | 首頁 | 但是又何奈 »

.: "妳是我心中的傷痕"與"My Oh My"

"妳是我心中的傷痕"大約在1986年前後推出
當時曾在某本音樂雜誌上看到有人說它的原曲是"My Oh My"
(英國樂團"Slade"名作 周華健曾在某張個人英文專輯中翻唱)
多年之後 我終於聽到"My Oh My"
彼時全心注意旋律 並不覺得真的有像到哪邊去
剛剛洗澡時又想起這事 於是上YouTube找出這首歌
這回就很清楚地聽出來兩者之間到底像在哪邊了


聽聽看...

》Slade "My Oh My"

》黃必瑋 "妳是我心中的傷痕"

應該是說像在編曲與結構吧?
或許還有和絃的進行?
(我外行人實在沒懂那麼多:p)

這又讓我想起前陣子在金曲獎頒獎典禮轉播上看到陳志遠得到流行音樂類特別貢獻獎
當時心中便不禁思索起一個問題:
相較於作詞、作曲
編曲是不是比較不那麼強調或重視原創?

小時候聽唱片並不會去留意工作人員名單
因此直到上了高中之後我才知道陳志遠這號人物
當時他已經被圈內人奉為大師
但成為大師之前的經歷我卻一無所知
直到前幾年因故訪問左宏元老師時才曉得
早年他與詹森雄(前華視大樂隊指揮)都曾經是翁清溪老師的編曲助理

因為是大師 所以我本來對他也是相當尊崇
可是後來卻發現 他有許多"成"品根本都是抄國外的流行歌曲
還不是那種遮遮掩掩的抄法
而是一副好像根本不怕人家知道的樣子─
因為被抄的對象 都是當時才剛流行過、大家記憶猶新的熱門金曲
隨便舉兩個我個人印象最深的例子
一是"第一屆全國熱門音樂大賽紀念專輯"裡的"烈火青春"抄Europe的"The Final Coundown"
一是黃鶯鶯"賭徒"專輯裡的"青春"抄A-Ha的"The Sun Always Shines On TV"
就這樣 我對這位大師開始有些不以為然

其實 這麼多年以來
台灣流行音樂的編曲當中有多少原創成分真的只有天曉得
我們常在聽歌的時候出現一些似曾相識的感覺
許多人都在抄 不論大師或新秀
只是有些人抄得巧妙 讓人難以發覺
當然我也沒那麼厲害 無法在此舉例
有些人則是抄得堂而皇之 就怕別人沒能認出來
比如張清芳"我還年輕"專輯裡的"情在不言中" 張弘毅照抄Dire Straits的"Walk Of Life"
黃韻玲編"憂傷男孩"專輯裡的"結婚喜帖"跟Falco的"Jenny"又何其相似?!

本來我對這些事相當不屑
不過最近卻開始質疑自己如此的態度
原因便在於前面說的:
相較於作詞、作曲 編曲是不是比較沒必要那麼強調或重視原創?

換個角度想
編曲或許就像幫人做造型、幫房子做裝潢、幫雜誌版面做設計
大多數時候 它主要是在負責輔助、襯托、妝點的工作
好讓主角(體)得以更加奪目、迷人
至少 可以體體面面地見人
如果編曲者能在其中展現原創巧思 那當然很好
否則利用既有的、常見的、大眾習慣的手法 以一種近似謹守本分的態度來呈現
不求有功 但求無過
好像也不算什麼太需要非議的事?

再想想
該睡了...


》延伸閱讀
黃必瑋:妳是我心中的傷痕
左宏元談鄧麗君

.: 彼年此日

‧2004年
 她們

.: 引用

本文引用通告發送網址:http://roxytom.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0474

.: 回應

大叔提到張清芳,熊熊想到OOP 很久的"這世界",
也許可以把加州派作曲家兼歌手 Jackson Browne 重要專輯 "Running On Empty" 裡的名曲"Stay" 翻出來回味並比較一下彼此的相似度.
個人的看法是,抄襲,模仿與致敬的差別,常常只在一線之間...

風颱囉 大俗小心門窗

yellow submarine說得好:抄襲、模仿與致敬常常只在一線之間...
咱卻總覺抄襲、模仿恆常是島嶼被殖民\後殖民的宿命
往昔是慢半拍,當下中文化則特即時
「大師」們其實已蠻「用功」啦

To yellow submarine:
據我所知
多數人都把那首歌當成"翻唱"
而印象中 唱片內頁似乎也有註明作曲人為J.B.
但得等我晚上回家才能確認了
話說要不是因為這首歌
我還不曉得J.B.這號人物哩:p

To Kh`o:
感謝叮嚀
已經在皮皮剉了
希望明日此時我不會正在家裡擦地板...Orz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