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opping Diary 20080227 | 首頁 | [視聽月報表] Feb. 2008 »

.: 碗粿

台北市大安捷運站附近有一家專賣南部粽跟台南碗粿的小吃店
味道還不差
不過 老闆娘很堅持
她賣的東西一定要依她認定的方式來食用
比如說 只有菜粽可以加花生粉
至於其它的東西
你若是敢加...就給你祖嬤試試看!

她到底有多堅持呢?
我拿自己的經驗當例子

數年前某日 本來想去她店裡吃碗粿
別人我是不知道
但在自己的認知裡
台南碗粿本來就應該要加上甜醬油膏跟花生粉
打從小五每天早上五點多到新化青果市場吃一個五塊錢的碗粿開始
近三十年來我一直都是這樣吃的
可是 這老闆娘說
台南碗粿沒人在加花生粉的啦 只有菜粽可以加
我不死心地告訴她 我從小就習慣這樣吃
還是幫我加一下吧?!
結果 她不肯就是不肯
寧願不賣 也不願意幫我加花生粉
最後 我真的有點毛了
寧願不吃 也不願意屈就於不能加花生粉的碗粿

多年以來 只有一次如願以"嚐"
因為那次我同時外帶菜粽跟碗粿
以菜粽之名 請她另外包了一小袋花生粉給我
在自己家裡 我愛怎麼加就怎麼加
她可管不著了吧?!

今天中午起床後 出去覓食
經過這店 換成是一個年輕的男性看店
想說不妨碰碰運氣 或許這人不會像老闆娘娘那樣堅持
於是就進門點餐
結果...
哼 他還是不願意幫我的碗粿加花生粉
即使我說:我從小在台南就是這樣吃的啊
他還是用另一種方式拒絕我:可是我們做的碗粿加花生粉真的不好吃啦

搭馬好啊
你幹嘛不說你們家的菜頭湯加胡椒粉不好吃?!
不過就是一種調味料
加不加 加多少
本來就是隨個人口味而定 不是嗎?!
好不好吃就交給每個人的嘴巴自己判斷
你覺得不好吃 別人未必也如此以為

罷了
搖搖手
另外找吃的去吧

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樣的堅持很可愛 甚至可敬
它呈現出一種料理人的"魂"
也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樣的堅持很可笑
食物就是要給人吃的啊
至於怎麼吃本來就是看個人高興 為什麼一定要遵照某種規矩呢?!

單就"碗粿"來說
我的看法比較偏向第二種
加個花生粉
應該還不至於"破壞"或"侮蔑"人家的料理吧?!

不過 這倒引起了我好奇心─
難道台南碗粿真的很少有人加花生粉一起吃的嗎?
剛剛上網查了一下
咦?!好像真的是這樣耶
那到底我是怎樣養成這種習慣的呢?
真的只有我這樣吃嗎?@_@a

.: 彼年此日

‧2009年
 2,000,000

.: 引用

本文引用通告發送網址:http://roxytom.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10279

.: 回應

我也是第一次聽到碗櫃有人在加花生粉的
印象中只有菜粽有在加

大俗,不經閣下提,咱還不知道新化碗粿是加土豆糐ㄈㄨ滴
咱至今仍常光顧水仙市場的富盛老舖碗粿
但生目睭發眉毛倒未見過那樣觸目驚心的土豆糐粿——跟外地的白雪雪碗粿同樣嚇人
又,醬油膏通常是賣家自製,非市售產品

To cbom:
原來我真的是怪咖...*淚奔*
但那滋味確實不賴耶
你要不要也試試看?:p

To Kh`o:
那可能是我個人獨創的吃法啦
並非新化的碗粿都這樣賣

我都不知道青果市場有賣碗粿......
湯姆的感覺,或許就像我在台北吃到加薑汁的豆花、加油條的湯圓都覺得很驚奇!

有些人不能接受時會說,"沒有人這樣做的啦"
聽到這句話我總是不大服氣;只是你沒看過別人這樣做,不代表世界上沒人這樣做呀!!
事實常常證明,世界上的確什麼人都有呢!
(我想到早餐固定要吃饅頭夾辣椒醬的台妹同學...)
而且就算沒別人這樣做,也不代表我這個人不該這樣做呀!!

所以我擁護每個人對美食堅持的基本人權(包括我自己和所有的所謂怪咖),
但我不逼別人跟我一樣,也別強迫我跟你一樣。

小五上的冬天 那一陣子我每天清晨五點半就會到學校
為的只是想要在同學們到校之前先做一些打掃工作─灑水、澆花...
沒人要求我 完全是自動自發
當時我相當享受那種勞動服務的愉悅感
也很喜愛清晨時分大霧瀰漫的寧靜校園

到校途中 會經過青果市場
總習慣在門口的碗粿攤解決我的早餐
這個攤子是一位老婦人在賣的
不是店面 就只是一輛手推車
除了碗粿 也賣粽子
印象中 似乎只賣早上
這位婦人是我父親結拜兄弟之一阿全伯的媽媽
當時住在舊公所對面

講到阿全伯 想起妳哥哥的乾爸有容伯
春節返鄉時聽父親提起 才知道他在前陣子過世了
看這些幼時的長輩們逐一離去
益加意識到時光的流逝...

我從沒吃過加花生粉的碗粿,苦仔提到的「白雪雪碗蜾」不知道是啥意思?我小時候在中正路79號旁邊的巷子裡常吃流動小販(後來在友愛市場賣,後來又在忠義路,友愛街口賣)賣的碗粿,因為年紀小嗜甜,只肯吃甜碗蜾,一整碗看起來就是「白雪雪」的。

有人吃過甜碗粿嗎?

咦?!原來碗粿有甜的喔?!
股溝裡還真可以查到一些
其中大溪這一家好像還很名哩
有興趣的話 也可以自己做做看
不過 這些甜碗粿都不是"白雪雪"的
跟妳小時候吃到的應該不一樣

喵的...
突然又很想吃碗粿了:p~~~

哈~我星期三和老板離開浦城街的工地時
還在羅斯福路上一家台南小吃店
吃了一份筒仔米糕(有加花生粉)和一碗碗粿(沒加花生粉)
都很好吃啦!!

我是25%個大溪人
從小就有吃甜的碗粿
但從來那吃過股溝裡那家似乎很有名的碗粿
家裡100%的大溪人們也沒人吃過 :p

忘了我是來問你
倒底你指的你家附近不錯吃的碗粿是哪一家?
是像個違章建築小攤的那家
還是現在有了招牌店面的那家?
就是說是離你家很近的那家嗎?
下回可考慮去吃 :p

以前在捷運站旁的巷子裡
現在搬到大馬路旁的店面
應該是妳說的前者吧

親愛的學長

看完你的碗粿一文
實在是太誇張了啦

誰會在裡面加花生粉啊
就明明只有菜粽才會加,不過個人是喜歡肉粽加醬油膏而不是較水的醬油沾醬啦。

我想好像真的是你自己想的自己加的花生粉吧,我很好奇,那家賣碗粿的店是不是也有賣粽子啊。

Cathy

有啊
其實粽子才是他們的主力商品

所以嚕,
親愛的學長,
我猜想一定是你很愛吃花生粉,
所以少小不經事,
第一次就要求加花生粉在碗粿上或是自己加了,
就這麼一直保持這樣的誤會至今啊。

Cathy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