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兵像做愛 | 首頁 | Shopping Diary 20070307 »

.: 南方的海市蜃樓

上禮拜在那篇關於馬兆駿猝逝的文章裡
我說了一段話:
他的作品當中 得我喜愛的不少
但真曾經深深打動過我的
應該就只有"那年我們十九歲"

但是 後來我又想起
另外還有一首歌也曾讓我頗有共鳴
那就是"南方的海市蜃樓"

以下轉貼20010707所寫舊文"小鎮美人妻"
是我2000年12月"巴來巴去"之旅第二天早上的記事...

》小鎮美人妻

離開Toulouse的那天早上驚險連連,先是差點趕不上火車,後來又發現我誤解了前一天站務人員的轉車指示。情急之下,問了幾位在月台上等車的旅客,有點雞同鴨講的情況下,似乎每個人的答案都不盡相同。最後不管三七二十一,以我過人的睿智下了勇敢的判斷,跳上正要開動的那列火車,結果…Bingo!搭對了!XD

早上8點多,天亮才沒多久,半夜裡剛下過一陣小雨,天空有點灰灰的,窗外的原野上還浮著一層薄霧。雖說冬季的旅行錯過了生意盎然的景色,但是這般的情調又何嘗不是一種美呢?

車上乘客不多,一邊安置行李,我一邊習慣性地掃視車廂,幸運地尋得了這短暫車程中的目光焦點─隔著走道與我平行而坐的一位女孩,長得極似電影《海上鋼琴師》裡的女主角、法國名模Melanie Thierry。有此美女在側,方才尋車的緊張頓時消逸無蹤,我拿出昨晚在街邊雜貨店買的法國小學生作業本,寫起我的旅行筆記,並不時抬頭佯裝思考或欣賞窗外景色而偷偷瞄望著她。

大約一個鐘頭之後,我在Narbonne下了車,費了點力氣研究時刻表,確定得先搭1213的車到Port Bou轉1423的車,預計1655才能到Barcelona。算一算,還有一過多鐘頭的空檔,於是我決定到鎮上隨處晃晃。

走出車站,發現路上人車極少,商店也只有零星幾家,不過倒有一家中國餐館。過餐館不到百公尺便是一處小公園,園裡的池子游著兩隻白天鵝,遊樂場中則有許多父母帶著小孩在玩耍。其中一位美麗的人妻(咳~請不要想到日本AV錄影帶…)引起我的注意,反正也是無聊,於是安心地將笨重的行李放在路邊,以她和小孩為對象而謀殺了不少底片。

此時灰雲終於散去,陽光底下心情愉悅的我,因為追逐人妻…不!追逐小孩而流了不少汗。人妻的笑靨並未迷惑旅人的心,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於是拉起行李,回頭往車站走去。

》MATCH聆聽

我的旅遊書上查不到Narbonne,不知這裡實際上是如何的一個地方,不過就我步履所及之處,看來應是一個很悠閒平靜的小鎮,直讓我覺得該是一處適合養生終老之地。

因為這般的感受,走在Narbonne空曠的馬路上,我不禁想起馬兆駿1987年《我要的不多》專輯裡鮮少被人注意的一首歌─〈南方的海市蜃樓〉。歌詞裡敘述的情境一直都很貼近我的想望,而Narbonne繼台東太麻里之後,又為我提供了一處寄託想望的實體空間…

我不怕長久等待 我不怕沒有答案
有一個不醒的夢 有一個不倦的夢長久

南方的海市蜃樓 是我年老後的夢
有一個陌生小鎮 有一列南方列車進站

也許將來的日子裡 我只要陽光空氣和水
當我面對浩瀚的海洋 不會再有鄉愁
一個失去時間的地方 一個沒有遠方的地方
讓我再回到人生的起站

※後記
在那之後 大概是四年前
我第一次看了"刺激1995"這部電影
故事的結局又再度讓我記起這首歌...

.: 彼年此日


.: 引用

本文引用通告發送網址:http://roxytom.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8959

.: 回應

曲曲動聽,是我對《我要的不多》專輯的評價,
除了那年十九歲,追憶年少青春
現在我聽(一個人的時候)
只能說擊中要害,無言阿......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