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菱電梯按鍵的取消方法 | 首頁 | 20061220‧馬鳴 »

.: 雞血 米血 豬血糕

對"米血"最早的記憶
是跟阿嬤殺雞連結在一起的

小時候 阿嬤還跟我們家住在一起
因為她有養雞的習慣
所以常會看到她自己殺雞
要下手的時候 阿嬤總會先準備一個盛著糯米的淺盤
再用它來接住那些從雞脖子中滴落的鮮血
等血凝固之後 就成了雞血糕
但我們家人都習慣以台語叫它為"雞血"
因為這緣故 湯姆一直以為這種食物就叫"雞血"

高中的時候
麥當勞等美式速食連鎖店開始進駐台灣
漢堡、薯條、炸雞頓時成為許多青少年的最愛
於是 市面上出現了"鹹酥雞"來跟美式炸雞對抗
一時之間 路邊出現許多賣鹹酥雞以及其它油炸點心的攤子
而且每一攤的招牌上都會標榜自己是"台灣第一家"
就在光顧鹹酥雞攤位的過程中 湯姆才知道
原來自己家中稱為"雞血"的東西
在外面的世界裡 其實是叫"米血"

上大學之後 住在淡水
渡船頭成為湯姆常去晃蕩的地方
就在淡水河邊 卻又發現
好不容易被自己正名的"米血"
原來在北部又有另一個名字─豬血糕!
而且吃法還很"奇怪"
竟然是沾花生粉來吃...@.@"

湯姆對"吃"這檔事向來很保守 更沒什麼好奇心
即使感到相當疑惑
卻遲遲沒有興趣和勇氣去試試米血沾花生粉來吃是怎樣的滋味
直到多年後的某日
已經進入職場的湯姆去公館逛玫瑰
接著又習慣性地走進旁邊那條通往東南亞戲院的熱鬧巷子
那裡頭有一家賣豬血糕的攤子
每次經過都是大排長龍
而且似乎還被媒體報導過好幾次
但因為不感興趣 所以湯姆從來也沒想過要去跟那些人湊熱鬧
不過 那一天不知道是怎麼了
湯姆終於動了念頭:都已經好奇了快十年 就來吃一次看看吧...
於是 掏錢買了一支

沒多想 一口咬下
卻馬上便被它那驚人的味道給嚇到呆掉─
幹!這麼難吃的東西怎麼會有那麼多人排隊啊?!~>"<~
雖然浪費食物向來會讓湯姆非常有罪惡感
但那滋味真是太難消受
還是只能把口中那一塊尚未咀嚼的豬血糕吐掉
並把手上那一支豬血糕丟進路邊的垃圾桶
從此不敢再試

或滷 或炸 或下火鍋
雖然談不上喜愛
但米血確實是湯姆常吃的食物
可惜 心中那一種最美味的食用方式
即使做法平常 卻始終不曾在市面上見過
只存在於自己家裡 以及某些人的私房食譜
(或許只是自己見識淺薄:p)

湯姆家食用米血的方式
似乎有點特殊(?)
阿嬤或母親都是用薑片、麻油和米酒當佐料 把它煮成米血湯
夾塊米血 沾點醬油 送入口中
然後再喝口熱呼呼的湯
享受薑片帶來的微微辛辣 以及濃郁的麻油香
直到如今 在湯姆心中
那還是冬天裡最幸福的滋味之一
可以讓假死在寒冷中的人們瞬間就活了過來

大學最後一年 跟朋友合租一層配有廚房、三房兩廳的公寓
即使不諳廚事 饞鬼湯姆還是忍不住試著重現那記憶中的美味─
先以熱麻油把薑片爆香 然後加水入鍋
等水沸騰之後再放進米血煮至熟爛
最後酌量淋上些許米酒
方法、程序不知道是否正確
但味道已經足以讓自己感到滿足

網路上曾經有人報馬
某家餐館的招牌小菜之一便是麻油米血糕
不過是乾吃 不帶湯
想像起來 那份滿足感可能略遜一籌
即使如此
應該還是會找機會去試一下

掐指一算
自從大學時代那回試做之後
自己竟然已經有十多年沒享受過這道美味了
偏偏因為這一路唸下來 越唸越想
看來這週末不愁沒事做了...


.: 引用

本文引用通告發送網址:http://roxytom.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8538

.: 回應

是的,是的,我阿嬤殺雞也是這樣,被湯姆一寫,整個記憶都鮮活了起來。

我們家很少單獨煮米血雞酒湯,都是在煮麻油雞時加入米血。那飽吸了麻油米酒香氣的米血的確是令人嘴饞極了。

各地不同的飲食習慣,造成的差異的確有時候讓人...
怎麼說呢...「驚訝」...:P

我到北部去,看客家朋友吃粥拌糖,覺得很驚訝,
到南部去,看到高雄朋友吃蕃茄要沾醬油,也覺得很驚訝.
也許人家看我,吃魷魚羹要加白飯,也覺得很驚訝...:D

小時候看阿嬤殺雞,的確是這樣子。雞血糕,小時候不敢吃。長大後,也不愛吃豬血糕。但是有次去吃薑母鴨時,朋友極力推薦在薑母鴨湯汁中煮過的米血,真的很好吃!所以,湯姆家的吃法才是王道。我投一票。

沾花生粉的豬血糕真的很奇怪!

我家吃米血也都是麻油雞(雞血)或是薑母鴨(鴨血)
這才是美味呀!!!XD

湯姆學長
我們家的吃法和你們家一樣,我也是到台北才知道米血、豬血糕的,也許是雞血較清、豬血較濁吧,我也不吃豬血糕,覺得好腥。
殺雞時用來滴血的那一盤米,應該是在來米不是糯米,完全靠雞血來凝固,不是糯米的黏性,不過我還是再問一下我媽。這種美味,只有自家用割喉的方式殺雞才吃得到,已經很多很多年吃不到了...
台北忠孝東路216巷走進去,左手邊33弄的前一條巷子(33弄是雄獅那一條),有一家招牌寫著「巷內小吃」的店,有賣麻油雞,可以點麻油米血,是我吃過最符合我們下港吃法的,推!!

還有,我們殺雞、滴完雞血之後,大灶煮水要燙毛拔毛,那盤雞血剛好放進滾水的鍋子裡蒸,剛蒸好的雞血切塊沾醬油吃,什麼都不加,非常美味。

我在想
看完正文與後續回應
可能會有人不禁嘟嚷:你們這些嗜血的傢伙...XD

To Arkun:
麻油雞加米血...
聽起來美味指數似乎又更勝一籌:p~~~

To Alhorn:
的確如你所說
只是飲食習慣的差異罷了
我相信豬血糕沾花生粉在許多人心中絕對是上等美味
而你提到"蕃茄沾薑茉醬油"的吃法又是另一例證
對我來說
那是會讓自己流下相思淚的下港第一味
但身邊許多在北部長大的朋友的觀感卻是如同我試吃沾了花生粉的豬血糕一般
(不過也有少數人一吃就愛上的)
在台北
我只見過士林夜市內有家水果攤有在賣這樣的蕃茄切盤
真是想念啊啊啊...

To judie35:
其實只是習慣了
而且反正已經從小吃到大
要不然仔細想一下製作米血的材料
我現在還真的有點不太敢再繼續吃下去:p

To appleseed:
握手!XD
薑母鴨血我似乎沒吃過
有機會的話或許也來試試:p~~~

To cit_lui_hoe:
其實我也不清楚那到底是什麼米
只是想當然耳地以為它應該是糯米:p
多謝妳的指點
改天一定要去衝那麻油米血!:)

嗚嗚嗚...我錯了 我媽說 那是糯米沒錯,還可以摻一點蓬萊米...

原來妳也是認真魔人
哈...XD

其實台南的米血湯就是類似這樣的煮法啦,台南的小吃店有3種煮米血的方式
其一跟你家的類似,不過沒有加麻油
其二是當歸米血湯
其三是煮乾的,加香菜,醬油,蒜末等
然後通通要沾甜甜的醬油膏

而且都是用雞血做的
好吃極了!

妳講的我都沒吃過說
這樣會不會愧對鄉親父老啊?!XD

聽起來真是好吃極了
尤其是當歸米血湯
但我現在只能先煮一包味王麻油雞麵來應急:(

米血!
現在看到這幾個字還會有點...
這次帶團,有個團員一直 吵著要吃法國名產:米血腸
但這種東西真的太家常到很少餐廳有賣
一般法國人,如果要吃,去超市或肉店買個一雙才2歐元
回家加熱一下就可以吃了
在法國唸書時常吃
是因為學生餐廳的套餐會供應

客人吵著要吃
很認真地幫她問
沒幾家有賣

等問到了,她又說胃痛,不想吃了
結果折騰了那麼多天,還是沒吃到,真沒力~

妳這經驗讓我回想起大學時候
社團朋友avantgaidhlig曾經討論過一個問題:
在法文裡 "豬血糕"到底是陰性還是陽性名詞?XD

我知道台北哪裡有賣煮湯的"米血"
是加了滿多薑絲
但麻油味似乎不是頂濃
吃的時候也會附贈小碟沾醬
有時是醬油膏
有時是甜辣醬

我第一次吃到是在鴨肉扁
後來就留意到有些賣台式料理的小店也有這味
特別是標榜台南小吃的
我猜湯姆不會想在台北吃台南小吃
很少走進這類的店吧

這樣的小店通常不會有菜單
如果看到裝小菜的玻璃櫃裡擺了米血
可以問一下: "豬血糕"怎麼吃
八九不離十
老闆會說煮湯
下回湯姆不妨試試

DEAR TOM

在法文裡,沒有豬血「糕」
只有豬血「腸」:le Boudin noir
想當然爾是「陽性」囉~(不需要再解釋為什麼了吧?)

這邊也有人寫麻油米血:
http://www.wretch.cc/blog/yealing&article_id=1712668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