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起"擺爛廣場" | 首頁 | 還我隨意穿戴紅色的自由 »

.: 這個時候 這首歌

我們搖籃的美麗島 是母親溫暖的懷抱
驕傲的祖先們正視著 正視著我們的腳步
他們一再重複地叮嚀
不要忘記 不要忘記
他們一再重複地叮嚀
篳路藍縷 以啟山林

婆娑無邊的太平洋 懷抱著自由的土地
溫暖的陽光照耀著 照耀著高山和田園
我們這裡有勇敢的人民
篳路藍縷 以啟山林
我們這裡有無窮的生命
水牛 稻米 香蕉 玉蘭花


.: 引用

本文引用通告發送網址:http://roxytom.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8020

.: 回應

剛剛與友人的線上對話...

友:你有立場嗎?
我:有啊
我:但不適用現在許多人採行的二分法
我:如今很多人都習慣粗暴地將這些事簡化
我:粗糙地以二分法為每個人分邊
我:或者使用類似"支持民進黨=支持陳水扁=反對國民黨=挺綠=反藍=反馬英九=支持台獨=..."這樣的邏輯
我: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至少對我個人來說 那些等號不一定可以全部同時成立

友::p
我:我是就事論事 因時制宜
我:比如說 我討厭馬英九
我:但目前看來可能有希望出來競選下屆總統的人當中 我會比較希望他當選
我:不論今天是誰當總統 或說哪一個政黨執政
我:若是太過貪化無能 我都會想轟他(它)下台

友:你現在還有一點點偏綠嗎?
我:也不算
我:我哪邊都不偏吧...我是粉紅的XD

友:你滑不溜丟啊你
我:這不是滑不溜丟
我:簡單講 我的立場就是
我:我支持現階段可以讓台灣更好的人或者政黨 所以隨時都可能改變心意
我:至於我個人的喜惡 倒是其次

支持湯姆的論點
應該說誰能讓美麗島繼續美麗和延續 我就支持
不過我是嚴重偏向孫中山和四個小朋友 :p

我也希望小英現在就去當總統,別再搞台北市了
http://darling.288.com.tw/rbt/rbt.asp?rbt_id=089772

每次看到楊祖珺老師
就會想起在很寒冷的一個夜裡
她領著許多許多人在中正紀念堂前聲援楊儒門
她脖子上繞著一條領巾
縮在棚架下小睡
臉上盡是疲憊

我靠近,她驚醒
和緩的握著我的手說:
來採訪的啊?喝點薑湯暖暖手好嗎?
她看起來很累,卻還叮嚀我要保暖

那一天
其實我是去採訪中正紀念堂中無聊到爆的六千人耶誕樹
楊老師她知道,因為她們帶著旗幟進去鬧場時
我就在她們旁邊拍照

好像講太多了,只是看到這張照片
就想起了那天,心裡忽然有些難過了起來

啊關於湯姆和友人的msn對話

最近我在自己家寫了一點我走上凱道的感想
卻顯然被來家裡逛的網友們認為是十足的政治文
有人留言支持我上倒扁(?)有人寫信來要我看看其他人為什麼不倒扁

傻了,我

其實我只是為了自己心中的一股怨氣
我討厭政府的貪腐,討厭總統身涉弊案卻不把那些當一回事
可是這不代表我是藍是綠,其實我愛的是紫色好嗎?(呃。會不會變成泛紫聯盟)

好怪
為什麼一定要偏藍或偏綠
不能只是反對無為政府嗎...

嘩,湯姆真的把這個版本丟上來了,功德無量,功德無量。(脫帽)

連派大都留言了..
湯姆大哥真是又魅力阿

人笨被騙了
我以為是影片檔= =

To honeypie:
畢竟是私自趁電視轉播時偷錄下來的
我很擔心因為這一時衝動而惹出麻煩呢
怕怕...:(

《美麗島迴盪 廣場之歌傳唱》
2006.09.14/中國時報/羅如蘭台北報導

--

反貪倒扁總部將以「美麗島」、「老鼓手」、「補破網」等三首民歌作為九一五和平圍城的主題曲。歌手胡德夫昨天開始在廣場上教群眾唱這些歌,當人們揮舞手勢的大聲唱出「我們這裡有勇敢的人民,蓽路藍縷,以啟山林」,高昂的情緒立刻渲染開來;倒扁總部新聞總監張富忠肯定地說:「美麗島將成廣場之歌!」

胡德夫九月十日到廣場清唱「美麗島」,總部十二日起開始播放胡德夫去年首度錄製成專輯的美麗島CD,他那宛如海浪的原住民美聲,百轉低迴在凱達格蘭大道廣場上空,格外激盪人心,也喚起許多人和這首歌一起經歷過台灣民主風雲的共同記憶。

當年抗爭者已成「府院黨」

是的。那些同一時間在總統府裡決定反制凱道群眾運動的「政府高層」們,包括陳唐山、邱義仁等等,都曾是「美麗島」這首歌的忠實擁護者。他們也許沒有聽到這二天自廣場飄出的歌聲,但像邱義仁,去年可是在台北紅樓從頭到尾聽完胡德夫的演唱會。胡德夫還記得他「邊聽邊用腳輕打拍子」的樣子。

「我真想知道他們聽到廣場上唱美麗島的心情。」三十年前,張富忠和邱義仁、吳乃仁、林濁水等許多黨外人士流傳胡德夫和楊祖珺唱「美麗島」的錄音卡帶,一起對抗國民黨的「府院黨」。張富忠沒想到:「三十年之後,邱義仁等人成了「府院黨」,我們還在街頭。小說也寫不出這種情節,竟在我們身上發生。」

因為長期遭禁,「美麗島」雖在黨外運動時期就有如「黨外聖歌」般在反對運動圈內流傳,但直到去年胡德夫出版的第一張個人專輯「匆匆」,才收錄在CD中公開面世。雲門舞集在今年四月的公演中也以美麗島為主題,這首歌才算廣為人知。

李雙澤深情創作 永植人心

「美麗島」從淡江大學禮堂一路唱進國家劇院的路程,記錄著台灣民主運動青春勃發的一頁詩篇。一九七六年,在淡江文理學院舉辦的一場「民謠演唱會」上,畫家李雙澤上台砸爛一支可口可樂瓶質問在坐的人:「為什麼喝美國飲料唱美國歌?為什麼不唱自已的歌?」李雙澤當場就唱起「補破網」等台灣民謠。

此後,民歌運動開始唱自已的歌,與同時發展的黨外政治運動若合符節,呈現台灣在多方面自我重建的社會脈動。

一九七七年,李雙澤在淡水為救一名溺水的美國人意外溺斃,得年廿八歲。他所做的九首歌直到喪禮前一天才被發現,經過兩位好友楊祖珺和胡德夫的比對和翻唱保留下來。後來,「美麗島」因「鼓吹獨立」而被新聞局查禁,這首歌和意象被黨外乃至民進黨長期借用,並被賦予政治意涵。可笑的是,李雙澤所寫的「少年中國」同時亦因「嚮往中國」而被禁。

在台灣反對運動集結時代,胡德夫和楊祖珺曾帶著李雙澤的美麗島等民歌上山下海,用音樂跨越統獨左右的歷史鴻溝。一九七九年台美斷交,楊祖珺收錄美麗島的第一張專輯唱片才上市兩個月就被禁。半年之後,爆發了美麗島事件,台灣進入街頭狂飆的民主風雲時代,胡德夫和楊祖珺就站在宣傳車上邊談邊唱,文學家楊逵有時在旁吟詩。他們用歌聲將李雙澤的美麗島深深的種在一代人的血液裡,代表一種勇氣和追尋。

唱垮政權 是否會再重演

三十年後,白髮紅衣的胡德夫在廣場上唱著「老鼓手」向凱道盡頭的總統府嗆聲。這首歌當年用來嘲諷「黨國元老」食古不化到骨頭可以打鼓,對世事毫無反應只會像敲鼓一般「咚咚」回應,胡德夫覺得現在也很適合用來形容阿扁的不肯認錯。

「很少有台灣的歌像美麗島這樣正面。」張富忠說。九一五圍城之夜,難以計數的群眾將手持螢光棒輕唱:「美麗島,我們的名字叫做美麗島,在汪洋中最瑰麗的珍珠…。」「美麗島」曾經以某種形式間接唱垮一個政權,這次會不會再唱垮一個政權?

忍不住想針對 -
"但目前看來可能有希望出來競選下屆總統的人當中 我會比較希望他當選"
問一個問題:
如果, 這個"他"將會把台灣帶向對中國俯首稱臣
台灣將會被漠視基本人權, 磯笑民主體制的北京政府統治
我們 還要選他嗎?
沒有錯 人民有權利評判現任總統
可是 這種反或倒的街頭運動實在不是一個民主國家應該鼓勵的方向
如果我們要走上街頭 不是應該為其它更重大的議題, 例如改革不適用島國台灣的陸國中華民國憲法等等的嗎

(湯姆不好意思
我知道你不愛淌這類的混水
只是我忍不住想問
並不希望佔用版面引起討論)


> 如果, 這個"他"將會把台灣帶向對中國俯首稱臣
> 台灣將會被漠視基本人權, 磯笑民主體制的北京政府統治
> 我們 還要選他嗎?
我的答案是:當然不!
不過 若將馬英九代入這個問題中的"他"
我個人目前對他暫且沒有太強烈的、關於這方面的疑慮
將來若是這樣的疑慮加強
我當然會重新考慮:)

支持誰 其實是比較之後的取捨
若是在他之外還有更好的人選
如前面說的 如我這般討厭馬英九的人
又何苦如此希望?:(


大家有什麼想說 我都歡迎您在這裡表達
但請不要指名問我這方面的問題
我對這方面的事情沒啥見識 幾近無知
先不管喜不喜歡或願不願意
根本上就沒那能耐跟別人討論:p

其實
在下不喜歡清楚表明自己的政治傾向
因為
往往事情還沒討論到重點
就被強迫選邊貼標籤
這很常見也很無可奈何
今天為了某個原因把網頁的留言版換了樣式
卻被誤會是在表態,還希望我不要這樣改...冏...

只是
顏色有罪嗎?
美麗島這首歌一定要有黨派色彩嗎?
從"心"底去感受色彩或歌曲的"美"
是不是會比較真實呢?

不管是綠色的湯姆還是粉紅色的湯姆
都是我們喜歡在榕樹下來去的原因
因為
湯姆實在真是個好主人啊

PS.講得太拉雜了,sorry.........

嗯 了解了
謝謝你的回應
平心而論 這幾年對這些議題實在也生疏了
所以總會好奇其他人的看法

希望你別見怪

還是要謝謝你這個posting
在這樣的時候 放這樣一首歌
是百感交集的

哈哈哈,Tom的文字讓我想到一些台灣人就好笑。

比如,在台北街頭搭計程車,你問司機是藍還是綠,他們都會說,沒有顔色。但是,大部分人再多聊一會,就變成“我其實有一點點偏藍(或綠)”,如果聊再久一點,你會發現原來是深藍或者是深綠。

我也認識很多台灣朋友,他們一開始都不願意表達藍綠立場,要談久一點,才會慢慢顯露,有的甚至就不顯露。

Tom給我的感覺是沒有藍綠,也不願意被貼上標簽。我奇怪的是,在台灣媒體完全淪爲政黨工具的情況下,你對事件的認知,能沒有政黨色彩嗎?除非你真的能讀中道的媒體。比如,我要是每天通過《聯合早報》來了解台灣新聞,想不藍都難。相反,通常以閲讀《英文海峽時報》爲主獲取台灣資訊的,就會比較中立。

我每天閲讀台灣報紙,通常看完自由時報就趕緊看聯合報,反之亦然。我不知道台灣人讀報,是否和我一樣,在沒有中立媒體的情況下,看兩份報紙來消毒?

馬英九現在實際上已經執政了,不僅僅是台北。台灣80%的媒體是幫馬英九的,台灣司法人員80%是國民黨。馬英九現在就可以質問不喜歡的記者:“你是哪個單位的?”現在就可以警告司法人員:“政黨總會再輪替,你們辦案小心點。”那麽,馬英九再執政后,台灣很可能回到警總時代。

馬英九對法律的任意解釋,和共產黨沒有兩樣。馬英九對媒體的控制,也和共產黨沒有兩樣。

我和台灣朋友說上述話的時候,朋友說:“哇,你是親綠的!”

哈哈,我說我不是台灣人,我連中間選民也不是,怎麽還會被貼上標簽。Tom,你怎能沒有顔色的?哈哈哈。

自己看自己和別人看自己所下的判斷 未必會是相同的
我的確覺得自己是沒有顏色的
至於別人如何看 我倒是不得而知
而且那也不重要
我又不是什麼角色或意見領袖...XD
不過 我想自己永遠不會喜歡任何政治家、政客或政黨
無奈政治這種東西就像#眼
即使不感興趣 甚至厭惡
但每個人都無法置身事外

然而 不可否認的是
由於國民黨的歷史與執政時間都比較久
與民進黨相較 累積至今的負面事蹟也比較多
所以我討厭國民黨的確多一點也久一點
但對民進黨的厭惡感也逐日升高
這樣要算偏綠或淺綠嗎?
我也不知道...
即使是 那又如何
此時此刻
面對一位貪腐到這種程度的國家元首 以及眾多跟他有關的貪腐事蹟
不管這個人是誰或隸屬於哪一個政黨 都無關緊要
就算這個人便是我自己 我也認為應該下台
講粗一點 說句情緒話
要是我兒子幹總統幹到那種程度
我早就捏卵葩自殺了

因為怕自己被誤導
我不會直接相信媒體(報紙、電視、網路...)已經很久了
從任何管道聽聞到訊息 我暫且都不會全然接受
有必要的話 比如我要針對某事發表意見
都會再多參考一些其它管道的說法 盡量確認
未必能夠百分之百正確 但至少讓自己可以更"趨近"事實
即使只是要註記一張專輯的發行時間 我的態度也是如此
網路發達之後 太多二手甚至多手傳播的資訊在流竄
很容易發生以訛傳訛的情事
試想 只要一時手指沒按準
1978年可能就變成了1979年
豈能不慎?
更別說那些很難全然客觀的新聞報導?
即使眼見為憑
但也不能忘記─我們都只有一雙眼睛
看著前方的同時 必定會遺漏掉右方、左方、背後、遠方、幕後同時發生的另一些事件

個人抱持某種立場很正常 或許沒有立場才必須憂心
只是在此同時 我們每個人該如何面對他人與他們的立場
這也是必須用心學習的事
一如我們愛著某人的同時
也可以認同別人愛其所愛 甚至予以祝福

很理想化的想法
但我一直試著盡量學習、調整
並且盡可能記得隨時提醒自己
即使如此
有時候我還是免不了也會偏激或武斷:p

這個留言板不能修改,最後一句話正好接電話,所以寫的詞不達意

“Tom,你怎能沒有顔色的?”這句的意思是,其實不要說在台灣,即使在台灣以外的地方,只要談起台灣,很容易被貼顔色,Tom既然在台灣,要完全沒有顔色,比登天還難。

Tom,你最後一段文字讓我感動。其實我也深知,台灣大街上,並不是如電視在全球散播的那樣,都是政治。但是,確實如李家同教授說的,媒體實際在製造焦慮和不安。

難得在你這裡發表對台灣政治的看法,不好意思了。我絕大部分的台灣朋友,都免談政治,因爲萬一遇上立場不同的人,豈不尷尬?哎,這和大陸1960年代全民被撕裂成造反派和保皇派一樣,太扯了。

把歌換成另外一個比較安全的版本了:p

湯姆:

忍不住要浮出來, 因為, 你講的真好.

對於與政治相關的話題, 我是非常謹慎的,尤其我因為工作關係居於異地, 既不在台灣生活, 就沒有資格說三道四的. 不過, 這個版既然提到了這個話題, 我也就順勢說出自己的想法.

第一家庭貪腐的問題, 我的想法類似湯姆, 不再贅述.

另外, 我對陳總統只有一個疑問: 可不可以用些有用的辦法讓台灣'名正言順'的獨立? 聯合國永遠闖關不成, 鈔票大把大把的送給友邦, 如果這樣做註定不會成功, 那可不可以變換一下作法? 這一切當然可以怪罪中共打壓, 但是,中共怎-麼-可-能-不-打-壓(以他們的邏輯)? 所以,是否可以避免硬碰硬,而是智取??

不知道台灣何時才可以停止分裂? 那種在電視上看到自己家鄉的人分成兩派,彼此鬥爭的景象真叫人難受! 難道, 大家就只能看著台灣一路的自我抵銷下去???

(不好意思, 湯姆, 榕樹下不該是個談政治的地方, 我只是有感而發)

To Fanny:
無妨
別拘謹!:)

美麗島出現在樂生大遊行...

哈!
真是好聽、好學、好唱又好用的一首歌...XD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