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奈:失去你 | 首頁 | 潔癖二三事 »

.: 爺爺的太陽眼鏡

※20000718舊文

爺爺在我國小一年級的時候就過世了,所以腦海中有關於他的記憶很少,而且也都很模糊。不過,有兩件事倒是讓我印象一直都很深刻。

其一,在爺爺因糖尿病過世前那一段最後的日子裡,因為行動不便,家人為他在客廳用屏風圍起一塊地方當臥室。有一天,家裡遭竊,小偷在半夜時從大門上面的氣窗爬進客廳,結果沒偷到什麼,就只偷走爺爺西裝褲口袋裡的幾張零鈔。不知道是那位小偷的習慣還是那時候流行,行竊之後他還在大門上留下了幾個暗青色的掌印。年幼的我看了,覺得好像是電視中的武俠戲情節發生在自己家裡,害怕之外,隱約還有一絲絲的興奮。

其二,從小我就很調皮搗蛋,常常把父母惹毛而慘遭修理。母親的修理方式不外就是請我吃竹筍炒肉絲,或是要我罰跪。父親就比較〝殘暴〞一點,他那時還年輕,火氣大,生起氣來下手絕不留情,有時找不到合適的傢伙,總是順手脫下腳上的男子漢木屐就往我身上砸過來。而他們在教訓我的時候,常常會出現一句台詞:「你為什麼這麼〝搞怪〞?為什麼講不聽?難怪你阿公說你長大以後一定會當太保!」

我家最早是四合院,民國53年白河大地震之後,拿了政府的補助將前半部改建成兩層樓的透天厝,而在我國中時又將後半部改建成三層樓的透天厝,家人後來都住在後面,前面就空在那邊養蚊子、晾衣服、堆放雜物。大前年春節回家過年時,因為無聊,我回到舊家去晃了一下。從作為母親嫁妝的那個梳妝台的抽屜中,我找到了兩副太陽眼鏡。樣式雖舊,但正巧符合這兩年的流行,戴起來並不顯得過時。後來想起多年前曾經聽父親說過,爺爺以前是台南貨運的〝拖拉庫〞司機,而這兩副太陽眼鏡,就是他開卡車時在戴的。

如今這兩副太陽眼鏡在我這邊,成了我耍騷包的道具之一,看過的都說好。聽我說它們已經有三十年左右的歷史,別人總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每當我戴上它們,總會覺得,穿越了時空,彷彿之中爺爺和我正在延續當年那一段短暫的祖孫之情。我很想告訴爺爺:「你孫子沒有當太保喔!」

.: 彼年此日

‧2004年
 Shopping Diary 20040613

.: 引用

本文引用通告發送網址:http://roxytom.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7544

.: 回應

時髦的耶耶喔?

(我都沒見過我的爺爺)

時髦...
或許吧!
年輕時候 誰不愛騷包?!:p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