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immy | 首頁 | RVG系列又在特價了 »

.: 邱仔

1997年前後 是我蒐尋唱片最為狂熱的時候
某次去越點 聽洪老闆提起
有一邱姓麵包師傅收片甚為瘋狂
於是記下線索 冒昧尋訪

原來他的店面就在我家不遠處的瑞安街上
這個人 當時大約40多歲
我都以台語喚他"邱仔"
不過這家麵包店約於1998年時已經結束營業
現址目前似乎是一家理髮廳

此後有一段時間 我們時常相約蒐片
就我如今記憶所及 不無收穫
印象最深刻的是
時常週六或週日清晨 由他開著破爛九人座
同去重新橋下的跳蚤市場尋覓
(有一次我還在那邊遇到苗天)

期間亦有多次偶遇同好而受邀前往私宅分享收藏
他們大多是中年男性
職業可能是鐵工廠或是麵店的老闆
聽音樂或收唱片 不會探索來歷、閱讀樂介
當然也不會去查什麼企鵝、AMG、滾石...的評鑑
更不會把自己的聆聽感想寫成一些風花雪月或擲地有聲的大塊文章
了不起就是"好聽"、"歌聲真溫柔"、"唱得很有感情"...之類簡單而直接的描述
而聽著音樂的同時 我隨意打探四周
觸目所及
可能是沾著油漬、麵粉的碟面
或者一大堆唱片用紅色塑膠繩綁起來 一捆一捆地隨意置放在工廠的角落
讓我不禁想搖頭嘆息
這些人 如今想來都頗有趣
也讓我見識到在所謂"發燒友"、"愛樂人"等都會男女、文藝青年之外
民間另一種愛好音樂的方式與族群

邱仔收片很大手筆 不像我小家子氣
有許多次都是接獲線報 某處(通常是電台)要清掉一批唱片
他就獨力或結伴將整批貨吃下來 然後借卡車去載
數量動輒一萬來片
而這也讓我常常忍不住數落他
因為這些片子載回家之後
除了他喜愛的老唱片 比如當年亞洲唱片的那些發行
以及口耳相傳得知的市場搶手貨 像鄧麗君、蔡琴、鳳飛飛...
其餘幾乎都是裝箱處理 然後就此不見天日
我總認為
像他這樣片子收了不清、不聽、不流通 有暴殄天物之嫌
加上物主根本搞不清楚自己手上有哪些品項或每張片子的來龍去脈與價值
這又跟暴發戶砸錢買骨董裝派頭何異?!

邱仔的路數與我幾乎不相重疊
他獨鍾國台語老歌、本土戲曲與留聲機片
仗著收藏 他一度也下海客串地方電台節目主持人
分享音樂兼工商服務
他麵包店收掉之後改賣檳榔 也搬了家
新家我去過兩次 依然是在我步行可及的近處

不過 後來因為某種原因
慢慢地我們也就疏於聯絡了...

因為他的片藏真的太多 許多同好都在動他腦筋
加上他也不是太清楚市場行情 有時遇上惡人難免就會被佔便宜
久而久之 他跟同好互動時常會抱著一種防衛心態:
你想幹嘛?佔我便宜嗎?不要以為我很好騙...哼!
甚至有時基於好意跟他講一些事情 他也會疑神疑鬼而聽不進去
讓我覺得自己時時被他當賊一樣在提防 感覺非常不好
既然如此 漸行漸遠也就不奇怪了

如今 偶爾還是會想起他家那堆箱箱相疊、高度過人的唱片
我總好奇裡頭是不是正好藏有某張寶貝
但又偏偏無法一探究竟
而且它們可能從此永遠不見天日 無法物盡其用
真是...
唉~!

.: 彼年此日

‧2008年
 海鷗的身世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