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去電頭髮 | 首頁 | 意外的重聚 »

.: 童年回憶二三事

這兩天很湊巧
接二連三在幾個地方看到有人寫文章回憶台南
害我一下子又有點自溺於記憶的洪流

前兩天本來想仿效凱洛 開一個"Tainan Blog & Blogger Ring"
後來實在有點搞不太懂 於是草草收手
反正也只是一時興起
成不成事其實都無所謂

於是 想起之前因為看見冠宇追懷往事而跟進寫成的這篇"童年回憶二三事"
既然如此
就也撿回來這裡擺著吧...

新化鎮自行車旅遊路網圖我的家鄉─台南縣新化鎮,距台南市13km。它不是啥有名地方,沒啥好說嘴的,了不得可以提一下的,楊逵在此出生、早逝的歐威以及虎頭埤,還有...鬥蟋蟀比賽

喔...對了!對比我年長的男性來說,或許還有另一件值得一提的事:1993年3月之前,這裡是當年號稱「天下第一師」的陸軍步兵333師駐地。

早年鎮上有一線火車軌道,是台糖善化糖廠運甘蔗用的。在那經濟起飛前、大家都還不是太富裕的年代裡,一班小鬼頭嘴饞卻又沒錢買零食,於是火車沿路掉落的製糖用白甘蔗便成了他們的最愛。甚至有時撿不到掉落的,便守候在鐵道旁,等火車來到,直接隨手抓幾根來啃,因此國小校長三不五時就會接到台糖打來抗議學生偷甘蔗的電話。^O^

鎮上的三級學校:新化高中新化國小新化國中,就依序座落在這鐵道旁。一位父親在新化高中任教的國中同學,住在校內的教職員宿舍,他每天上下學的方法,便是守在鐵道旁,等火車經過,抓住欄杆跳上去,三分鐘後到了新化國中再跳下車,放學時則反向而行,真真是方便無比。

週三半天課,下午是大家聚眾玩樂的好時光,磚瓦窯探險、埤圳游泳、靶場撿彈殼、高球場撿打丟的球...是至今猶然記憶深刻的玩項。

到埤圳游泳向來是學校禁止的,因為每年總有幾位同學葬身其中。但是夏日炎炎,沒錢上游泳池的小孩怎會聽得入耳?!泳衣?就是學校的運動短褲!救生圈?比較謹慎的人會以充氣的輪胎內胎充當!至於撿彈殼跟高爾夫球,因為可以變賣求現,則是我們賺外快買零食或某些同學貼補家用的來源。更別提到果園偷摘水果這些大多數鄉下小孩都幹過的勾當,我們當然也幹過。

某次一進果園,發現已經有另一群不相識的小孩先到了,一對素來鬼靈精怪的雙胞胎兄弟突然大喊:「你們是誰?竟然敢到我家果園偷摘水果?」對方一聽,馬上四散奔逃,留下我們在原地狂笑不已。等後來多唸了一些書,才知道這叫「當賊的喊抓賊!」:p

那一對雙胞胎中的弟弟,在我唸高中時因血癌過世了。

隨著民國60年代末期那一波的建築業大景氣,到處都在蓋房子,我們賺外快的方法也多了一項:到工地撿廢鐵去賣收破銅爛鐵的!以鐵來說,一公斤可以賣五元(我那時的零用錢是一星期五十元)。不過,雖說是撿廢鐵,但小孩子不懂分辨,到最後撿去賣的都是待用的鋼筋建材,已經成偷。

舊貨商老闆有個小孩C,小我一年,後來成為我那幾年裡集郵的同好。C的祖父母住在佳里,我國中時,兩位老人家因為家裡發生火災而亡故,於是他那本來和祖父母同住、與我同年的叔叔Y前來依親,成為我同班同學。在Y北上參加高中聯考、就讀於成功高中之前,我們是很要好的朋友。

Y那時暗戀著C班上的一個才女型學妹W,是我們班化學老師的女兒,萬縷相思情,通通只能往我身上纏。這段戀情還談不上有開始便結束了!沒想到的是,兩年後W成為我的初戀女友...

那年頭大家的父母都忙著打拼,歸仁鄉那件全國第一樁撕票案也還沒發生,所以也沒啥父母接送上下學的事情。各班依居住地區分路隊上下學,每天齊聲喊完「老師再見!小朋友再見!大家明天見!」後就各自隨隊返家。上、下學的路上,打架是幾乎每天都會發生的事,雖然每打必輸,但我絕不受欺負─硬打!現在要叫我打架,我倒不敢了。

彼時,自家用轎車還是家庭富裕的表徵。有一次因為下大雨,父親開車送我上學,同學看見了,之後有一小段時間裡,我在他們口中成為電視劇中那種「有錢人家的少爺」,這是一種負面的標籤。

其實,我父母都只是基層公務員,家境只能勉強算是小康。印象中,我小時後每次提出買故事書、買玩具、學小提琴...這一類必須花錢的要求,父母從來沒答應過,在他們的觀念中,那屬於不必要的花費,甚至是一種浪費錢的行為。所以每次我得到的回答都是:「買那幹嘛?!」「把書讀好再說,學那個沒用啦!」「要看故事書又不是沒有,不要再買了!」甚至有一次,只因為我不小心弄丟了一支35塊錢的老人牌桌球拍,還被狠狠地打了一頓。

但或許是因為愛騷包,父親總喜歡拿僅有的一點閒錢幫家裡引進他興趣的時髦商品─Vespa、電冰箱、電視機、電話、汽車...聽說我們家都是鎮上最早擁有的人家之一。

那時的家,是1964年白河大地震後靠政府補助蓋起來的三樓透天厝,我上國小前後那幾年,站在三樓陽台,幾乎可以望盡整個鎮區,有幾根電視天線屈指可數。而在我身邊,就有著其中一根!傳說中當年那一場棒球風雲裡,街坊鄰居於夜半時分齊聚某人家中收看棒賽轉播的盛況,據大姊敘述,確曾在我家發生過。

1987年北上淡江求學前,我在這裡度過了將近19個年頭,之後我每年幾乎都只回去兩、三次。每次返鄉,那種「應該很熟悉卻又越來越陌生」的感覺總讓我很悵然。1991年看電影「新天堂樂園」,我哭了!之後想起來,被觸動到的應該就是這個部分吧?!那時候回到家鄉,總有一種「不知道立足點在哪裡」的慌張,於是我在「民間美術」的筆記本上記下這樣的一句話:「舊識皆不在,觸目盡陌生。」

嗯...天亮了...

.: Google AdSense

.: 彼年此日

.: 回應

想必接收到某種引力
偶來
竟看到彼此的身影

:)

這種感覺大概是我們這種求學、工作都離鄉的人的感覺吧!
我家住雲林虎尾,每次回家總有類似的感覺。
看過你的文字,發現我們還滿多類似的地方。
我也是公教子女。
買車是在家父出車禍後的事,原因則是鐵包人總比人包鐵好。

曾經對台南也鍾情到執迷的地步
總是能清清楚楚記得早晨上學路上的陽光
黃昏時成大操場司令台上的晚風
五六月時的鳳凰花
有西瓜味的夏夜
迦南的剉冰
台南神學院新樓幼稚園的小徑

現在住在隔了一個太平洋再隔一整個美洲大陸的大西洋岸
想念台南成了很奢侈的事
負擔不起
但是偶爾還是會勇敢地拿來想一想
深怕不想 哪天我會忘記這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記憶

To Miranda:
我覺得我好像應該遞面紙給妳...:p

你們家族的敗家因子真是其來有自^^
以前常聽到我娘說撿甘蔗這段
到我們那個時代已經沒有了
還可以常常到糖廠吃酵母紅豆冰
雖然沒跟上你的畫面
還是很能勾起懷念的情緒

看著這篇文章,勾起我不少童年往事.......
我們的年紀應該差不多,而且,我也是新化人,感覺上,你所做過的事,我也都經歷過,
真的很親切.......

該不會是同學吧?!
哈哈!:p

這兩年回去 以往那種怯怕的情緒減輕了許多
原來 慢慢地
新化對我來說幾乎已經是它鄉了

但我還是一直很滿意我的童年
尤其對比如今那些小孩們的景況
我更加慶幸自己出生在那樣的一個年代中...:)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