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視聽月報表] Apr. 2005 | 首頁 | Am I too blue? »

.: 三首"歌"

看到"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中的喪禮場面
突然想起羅大佑的"歌"

"歌"是羅大佑的第一首作品
完成於1974年
張艾嘉、林慧萍、羅大佑等人都曾灌錄過
歌詞是這樣的:

〈歌〉

當我死去的時候
親愛 你別為我唱悲傷的歌
我墳上不必安插薔薇 也無須濃蔭的柏樹

讓蓋著我的青青的草 淋著雨也沾著露珠
假如你願意請記著我 要是你甘心忘了我

在悠久的昏幕中迷惘 陽光不昇起也不消翳
我也許 也許我還記得你
我也許把你忘記

我再見不到地面的清蔭 覺不到雨露的甜蜜
我再聽不到夜鶯的歌喉 在黑夜裡傾吐悲啼

在悠久的昏暮中迷惘 陽光不升起也不消翳
我也許 也許我還記得你
我也許把你忘記

這歌詞原是徐志摩的手筆
只是羅大佑為了入歌而稍有更動
原詩是這樣的:

〈歌〉

我死了的時候 親愛的
別為我唱悲傷的歌
我墳上不必安插薔薇
也無須濃蔭的柏樹
讓蓋著我的青青的草
淋著雨 也沾著露珠
假如你願意 請記著我
要是你甘心忘了我

我再不見地面的清蔭
覺不到雨露的甜蜜
再聽不見夜鶯的歌喉
在黑夜裡傾吐悲啼
在悠久的昏暮中迷惘
陽光不升起 也不消翳
我也許 也許我記得你
我也許 我也許忘記

不過 繼續上溯
徐志摩這首詩也非原創
而是翻譯自英國女詩人Christina Georgina Rossetti的作品"SONG"
(查諸網路 應是發表于1928年6月10日《新月》一刊四期)
英文原詩如下:

〈SONG〉

when i am dead, my dearest,
sing no sad songs for me;
plant thou no roses at my head,
nor shady cypress tree:
be the green grass above me
with showers and dewdrops wet;
and if thou wilt, remember,
and if thou wilt, forget.

i shall not see the shadows,
i shall not feel the rain;
i shall not hear the nightingale
sing on, as if in pain;
and dreaming through the twilight
that doth not rise nor set,
haply i may remember,
and haply may forget.

這幾年以來 我常常會去想像自己的死亡
可能有人會覺得這很無聊
其實我也並非刻意 但總是不經意間便會開始揣想
就像我有事沒事就會想女人一樣
(當然 想女人的時間多很多)
不過我倒是不需要墳墓 也不想住靈骨塔
燒一燒 再找個地方灑一灑就好了
不佔地方又省錢 也免得人家掃墓麻煩
至於要灑在哪裡呢?
我始終想不到一個屬意的地點
傷腦筋...


.: 回應

太平洋!太平洋!太平洋!

幾個月以前,有人提醒了我這首歌。真巧。
人總有愛上自己的激烈的時候。又因為愛上了自己的激烈或是堅持某些不真實的自我形象以致最後得到教訓。 *sigh*

還是對自己誠實一點好,才能看清並且接受自己。 *自言自語中*


提到羅大佑, 我也來插個嘴. 大佑的愛人同志cd有台灣版&香港版2種, 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 當時我只注意到'侏儒之歌'一版有, 一版沒有. (應該還有一首'明天的太陽'還是什麼歌也是.) 但是有沒有人注意裡面放的'愛人同志'同名歌曲是不一樣的耶! 編曲一模一樣, 但是有一版的就硬生生的'喀'掉20-30 seconds左右, 我也是最近才突然發現的.

(如果是我後知後覺, 那請湯姆先生幫我把留言砍了. 以免貽笑大方. 謝謝.)

To Long: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To isis:
嗯嗯嗯...*沉默傾聽中*

To Rael:
你說的這事我真不知道 也沒發現
等我哪天閒閒沒事幹 或許就來比對確認一下

[不過我倒是不需要墳墓 也不想住靈骨塔
燒一燒 再找個地方灑一灑就好了]

哈哈, 我跟你想的一模一樣
而且今年過年回家時, 就已經跟我老爸老姊都交代好了 XD
我已經找好要灑的地方了 :P

好聽的歌, 好看的電影
總是可以在你 MSN 的暱稱中看到
能勾起許多回憶耶

年輕真好
^_^

咳...
我們都還很年輕不是嗎?!:p

要灑在哪裡呢?
Jane說:就灑在路邊一棵榕樹下吧!

對厚~
我怎麼都沒想到...@@"

不是说好了
走吗
那就走吧
不要回头

上個月參加了一位過世朋友的追思會,印製精美的回憶手冊上印著這一首中英文對照的詩句,就算知道這是安慰活著人不要悲傷的詩句,還是忍不住淚眼婆娑,有時候,正向溫柔的文字會引來更多憂暗的思緒,這首歌給我這樣強烈的感覺....

so i am dead
我也想过我死的时候
但是 我想我还有留恋的东东
那就是爱情~`` 羅大佑也好~`~徐志摩也好
都不会体会 包括你在内~``
我死了 因为
她以走

好巧,上週六萬方在河岸留言的慵懶演唱會中,也唱了這首「歌」。
eric也跟萬芳姐姐聊到這首歌詞從徐志摩上溯到英國詩人,好巧!

現在我正在看倪敏然告別式.......

如果湯姆連太平洋都不想待的話,那就學學人家「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但不一定要到澳洲,榕樹下也行。我呢,希望骨灰能製成一克拉粉紅鑽,目前還沒確定收藏者是誰。

的確已經在榕樹下呼喊很久了
就只差沒做成banner來用:p

您好:
偶然今天在廣播聽到這首"歌"
忽然很想學會教給學生
雖然他們還不什麼"假如你願意請記著我,要是你甘心忘了我"
然而我想等他們到了一個人生階段自然就會懂得其中況味的

謝謝您適時提供了這樣完整的資訊

(PS.會用這麼正式的說話的原因是:剛不小心點到了那堂公民與道德課...)

冒牌貨遇到正牌老師了
真惶恐:p

的確
別說學生
中年如我 都覺得自己也還不是很懂其中的意思呢
更別說是生死之問了
這是我們一輩子的功課

歡迎妳來!:)

昭華把羅大佑譜曲的"歌"改成台語來唱了:
http://blog.roodo.com/cit_lui_hoe/archives/3091225.html

記得上次來聽的時後有歌
什麼時候歌不見了...:(

請參"不再有歌"...:)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