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opping Diary 20050417 | 首頁 | ~!@#$%^&*... »

.: 斷章取義

1982年夏 我升國三的暑假
高中聯考放榜
上一屆的學長姊們考取第一志願的人數締造新高

隔日 某報地方版上出現了相關報導
我們班上那向來嚴厲的導師把報導中的一句話拿來大作文章
(往好處想 我想他是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激勵我們這群最好班的懶散學生)
那句話是─
校長說:明年應更好
我們導師把這句話寫在黑板上 然後轉身用輕蔑的語氣對我們說:
記者亂寫!看你們這懶散的樣子明年哪有可能會更好?!
同時間 校長也緊張地澄清:我沒有這樣表示過!

那位記者 就是我的父親
導師公開說我父親亂寫 我當然覺得尷尬
只是當天回家後 我自己看過整篇報導
尷尬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啼笑皆非
完整的句子是這樣的─
校長說:明年應更好 才不會辜負地方人士的期望
如此來看就很清楚了
語意是自我期勉式的"應該要更好"
而不是自信預言式的"應該會更好"
省略了兩個字 拿掉了下一句
解讀的空間頓時有所不同
一個國三生都可以如此輕易地正確理解
我實在不懂他們一群大人在攪和什麼 真是窮極無聊

可是 類似這樣斷章取義而後引發彼此攻訐的狀況
這幾年來還是常常在新聞裡看到
只是跟我親身經驗不同的是─
通常斷章取義的是記者大人

我相信
要完整周延地地解釋一些事情、表達一些想法
訪問中一定有些前言後語
可能是假設 可能是但書 可能是說明
真要無誤地理解受訪者的語意
理應整段對話完整來看才是
甚至提問者的問題也該呈現出來
因為問話的方式與內容 有時也引導著受訪者的答問
更別說環境、氣氛和語氣了
同樣一句"你去死吧!"就有很多種可能
有時聽了會很生氣 讓人想衝過去掐住對方脖子說:那我就先讓你死!
有時聽了會哈哈笑 回對方一句:好啊好啊...幫我挑個黃道吉日來去死一死吧!

我想 記者不可能不懂這些事
但是 或許是篇幅有限
受訪10分鐘 常常放送出去的只有三言兩語
要命的是
其中最具爭議性的幾句話又總被拿來當成報導主題 大作文章

比如(以下情節純粹本人模擬幻想)
徐大瑄搶了蔡小玲的男朋友曾湯姆
某記者找不到當事人 於是趕忙跑去訪問蔡小玲的姊妹淘孫阿姿:對於搶男朋友這種事妳有什麼看法?
孫阿姿心直口快沒多想:哎呀~我覺得那種人最爛了說...如果我是當事人一定給對方兩巴掌!
於是 隔天報上出現如此下標的一則報導─
小玲情場失意 好友代為不平:阿姿怒責大瑄是爛人!想給她兩巴掌!

覺得太誇張?!
咳...
很多事情真的就是這樣攪和出來的

想到最近某協會的年度十大引發一些風波
根據某報報導 某評審對某音樂才子下了蠻嚴厲的批評
因此引發了歌迷們群起圍攻 把那位評審罵到臭頭
過沒幾天 恰好這協會即將舉辦一場演唱會(演唱歌手中包括這位音樂才子的某位長輩)
因而召開記者會
協會的負責人也趁機跟媒體澄清
那些話是某記者斷章取義 評審絕對不可能那般指控

這件事我沒興趣也沒時間去仔細了解
不過我倒是有在想
那天公佈名單的現場應該也有電視媒體在場吧?!
也應該有錄下完整的訪問吧?!
若真有意還原真相
透過關係 把畫面拷出來
將當時的訪問過程(包括問題、對話與現場氣氛)完完整整、一字不漏地呈現出來
是不是就可以達到目的進而解決這件爭端呢?

這樣的辦法很簡單
絕對不是只有我才想得到
可是 好像一直以來類似的狀況中
很少有人會去這樣做
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簡單?
還是大家比較有興趣看人家吵架 而對真相究竟如何興趣缺缺?

其實這個圈子裡有它約定俗成的遊戲規則
媒體會問什麼事、想聽到怎樣的答案、聽到答案後會如何報導下標題...
受訪者都一清二楚 就只差沒寫好腳本
同樣的 受訪者想怎樣操作、要得到什麼、消息公開後會如何澄清...
媒體也心知肚明 才不會事事讓你稱心如意
說穿了 就是供需
我需要內容 你需要曝光
那就一起來配合
講好聽一點 是大家互利
講難聽一點 是彼此利用
反正你甩不了我 我也撇不掉你
今天大動肝火、對陣叫罵沒關係
等過兩天話題過了 記憶淡了
大家還是一起喝咖啡聊是非、笑哈哈作專訪
當初誰對誰錯誰受了委屈 一點都不重要
若真有人死不識相重提舊事
就白他一眼:唉呀~只是誤會一場啦啦啦...

什麼?!真相?!
傻孩子 我們是在看戲啊
這些人要的是熱度 是話題 是收益
要真相這件事可能會讓他們有點為難
做人別這麼難逗陣
我們自己去查可能比較快 好不好?!

--
這些看法主要是針對整個大環境的生態有感而發
不是在批評所有的媒體與記者
我知道不能一概而論
也無意抹煞某些媒體、記者的自我要求與用心堅持
希望往來此地諸位不會有人想對號入座:p

.: 彼年此日

‧2011年
 社會化
‧2008年
 Shopping Diary 20080416
‧2006年
 Aerosmith:Crazy

.: 回應

可惜就是沒錄到電視畫面。而且那段話根本是被記者一再煽動勾引才勉強說了幾句的。

哈~我大概懂得是啥狀況
就像去年某評審對某天團的批評一樣
事後也引起小小的風波
記者一看到話題作品沒被挑上
馬上就請評審代表針對此事特別解釋
現場亂烘烘一片 記者又緊緊相逼
情急之下
措詞難免有失精確 發言難免有失周延
這種節骨眼 本來就是得字句斟酌啊
一不小心 隔天就會被當成新聞標題
更別說這種可能得用一大篇文章來論述的事
要人家三言兩語交代清楚 本就為難

蔡依林 想打陳威陶(20050713/民生報/記者姜玉景)

蔡依林替王靜瑩抱不平,蔡依林想打陳威陶?蔡依林和王靜瑩同屬一家經紀公司,昨天,蔡依林出席一項化妝品記者會時,聊到「家暴」問題,蔡依林忍不住脫口說了一句:「會打女人的男人,聽了很想打他!」

蔡依林說,自己長這麼大,從來沒有碰到「家暴」問題,她和王靜瑩雖然同屬一家經紀公司,也從來沒有見過王靜瑩的老公陳威陶,只是連日來,聽到王靜瑩面臨「家暴」的消息,她忍不住要幫同門的王靜瑩說句話。

--
剛好發現實例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