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0,000 | 首頁 | [CD] 歡樂英雄諧趣系列 »

.: 左宏元談鄧麗君

鄧麗君灌錄過的歌曲之中
我最喜歡的一首 就是"千言萬語"
即使王菲後來也唱出一個相當動人的版本
但在我心中 "千言萬語"還是會永遠和鄧麗君緊緊連結在一起

而這首歌的作詞、作曲者
便是名作無數的台灣流行音樂前輩大師—左宏元先生

大約是2003年7月上旬的事
朋友威廉因故約了左老師碰面 請他談談鄧麗君
那天下午 健談的左老師興致相當好
連說帶唱 真情流露且引人入勝
讓我們兩個後輩聽得既過癮又感動
而也是透過他這些親身經歷的故事
我才第一次深切感受到鄧麗君的不凡

原本說好我得負責把這次訪談整理成一篇文章
但是後來由於用不到
於是我在聽打出文字草稿之後 也就沒再繼續編整了
然而這一年多以來 我幾次重看這些文字
越看越覺得它是一份珍貴的資料
雖然未經潤飾 但已是精采十足
即使口語敘述之間難免有些跳躍 甚至零碎
但也還不至於造成閱讀或理解上的困擾

今夜再次想起這些事
我終於決定把它貼出來
不過 在此同時
我也要先嚴正聲明:
這只是一篇草稿
請在這裡看看就好
千萬不要轉貼、引述或散播連結

千言萬語這首歌 詞曲都是我自己寫的
當初我是作曲玩音樂的 瓊瑤是寫小說的
還有我一個同學叫張永祥 後來是華視節目部的經理
我們三個人都是幕後工作者
一個寫小說 一個編劇 一個玩音樂
但是我們三個人都跟李行導演有合作
台灣當年拍文藝片 李行算是最強的
而且品質非常好
那個時候我跟瓊瑤第一次合作 拍攝電影"彩雲飛"
由李行導演
我們打出來的旗號就是:
瓊瑤的原著 張永祥的劇本改編 左宏元的音樂 李行的導演
由我們這四大金剛 一起來合作這第一部由民間百姓所拍攝的商業電影
並且找來甄珍與鄧光榮分飾男女主角
這部戲後來非常成功
由台灣紅到海外華人世界

原本這部電影的片頭曲叫"彩雲飛" 片尾曲也叫"彩雲飛"
兩首歌使用同樣的歌詞 但旋律不一樣
於是後來我就把其中一首改名為"我怎能離開你"
後來齊秦在上華唱片的時候
有把這兩首歌串在一起唱
叫做"彩雲飛—我怎能離開你"

至於"千言萬語"這首歌是怎麼來的呢?
因為"彩雲飛"電影有片頭曲 有片尾曲
但就是缺少一首插曲

我在唱片圈有個朋友 也就是我的老闆
麗風唱片公司馬來西亞總部的老闆黃連振
我當初鼓勵他投資台灣的唱片
他那時並不算是富有
我還記得我當初陪著他
從馬來西亞搭飛機到新加坡
跟新加坡銀行借了好像是十萬還是二十萬港幣
再陪著他到台灣來
把這個錢投資到台灣當時極富聲名、歌手陣容也最強的海山唱片公司
海山唱片公司在音樂上當初是由我在主事
而劉家昌導演就是我的助理
這裡面很多人才
包括編曲的翁清溪 他的編曲助理陳志遠、詹森雄
詹森雄後來成為華視大樂隊的指揮
陳志遠也成為台灣流行音樂圈的編曲大師
一開始都是翁清溪幫我編曲 後來就是陳志遠
一直到鄧麗君到了香港以後
唱了一首歌"水上人"
這是我幫鄧麗君寫的最後一首歌
便是由陳志遠編曲 編得非常好

我的電影很注重歌曲
因為我覺得電影與歌曲可以相輔相成
所以當初我就開啟了這樣的模式
那沒有插曲怎辦呢?

有一天 黃連振跟我說:
古月 明天我們到泰國去看地吧
把泰國的唱片公司開起來
就在搭飛機的時候 我突然有一種孤獨寂寞的感覺
因為在台灣一直都很忙
錄音啊 作曲啊 拍片啊 剪接啊...
突然靜下來 很不習慣
飛機慢慢往上飛
衝破雲層 飛到最高處
聲音也小了
突然覺得很孤獨寂寞
好像一個人突然沒有了戰場
很可憐 很淒涼
於是我拿起紙筆 隨便寫了寫
原本我當初是儘量不寫詞的
都只是把我的意思和造句寫給莊奴 由他修正潤飾
而當時我就寫下:
"不知道為了什麼 憂愁它圍繞著我..."
沒有什麼很深的學問
就只是把我當時心裡的感覺寫出來
後來回到台灣之後 我就建議李行導演把這首歌放進去當成電影插曲
結果效果非常好
後來在李行導演的另一部電影"海鷗飛處"
我又一次把它放進去當成插曲

演唱方面 我找了鄧麗君
這是我們第二次合作
那時候她還很小 才19歲
在第一次合作時 我便發現她的音色很好
之前她所演唱的 大部分是一些三四十年代的、輕快的民謠小調
比較接近地方的戲曲
唱得很好

我第一次跟她合作是"晶晶"
這是中國第一出連續劇的主題曲
之後 我覺得她很有發展的潛力
就找她來唱"千言萬語"
李行導演本來很反對
覺得這小孩這麼小 也沒談過戀愛
電影劇情裡的感情那麼深刻
這樣的一個小女生怎麼有辦法詮釋得好呢?
我說
她的音色跟技巧真的非常好 我來教她怎麼表達
李行導演這才說好

之前她唱"晶晶"
那故事是在說一個小女生找媽媽 對她來說比較容易表達
但是"千言萬語"是在講愛情
我只好跟她舉一些男女情事的例子
比如說你跟媽媽好 有時候會跟她撒嬌、抱抱
那你現在喜歡一個小男生 她不是你的親人
因為互相喜歡
你會想抱他 或者他會抱你
那可能就是愛情
她就傻傻地"喔"一聲
我又說
抱在一起的時候 你們會感覺到彼此的心跳
你的心在跳 他也在跳
好像還聽得到"咚咚咚咚咚"的心跳聲 聽得好清楚
但是久而久之
到了晚上 你只有感覺到自己的心在跳
覺得很不習慣
那這種感覺就叫寂寞 就叫孤獨 就叫憂愁
她仍然只是"喔"
因為不懂 還一直笑

一般我在歌手錄音的時候
都是在外頭用表情、動作來指導他們
甚至偶爾也會到裡面去 戴著耳機陪歌手一起唱
不出聲 用表情與嘴形來告訴歌手我要的感覺
"千言萬語"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錄成的

當初我們錄音 都是一次完成的
錄音、樂隊、歌手、製作一次完成
就好像是現場的演唱會 不能作假的
如果歌手的音準、感覺、節奏抓不住的話
那錄音工作就很難完成
也等於就是說他可能不適合這樣的工作
所以當初的歌手幾乎都是從小就很會唱歌的
比如姚蘇蓉、鄧麗君、鳳飛飛、甄妮...
都是很會唱歌的
最重要的就是拍子跟音感都要很準
要是出錯 就得重來
這時候樂隊老師就會生氣
即使樂隊老師不生氣 錄音師也會衝進去罵人
以前我們第一個錄音師叫葉和鳴
這個老先生是上海人 會用上海話罵人
樂師出錯 就罵樂師
歌手出錯 就罵歌手
要是生氣到受不了 就把機器關掉、電燈關掉
大喊"不錄了不錄了...下次再錄 不錄了"
還會加上幾句不乾不淨的上海話 罵罵他們:
"你這樣也能當歌手?當什麼歌手!"
可以說是非常嚴格 非常緊張
如臨大敵 就像是一場戰爭一樣
連鄧麗君那麼優秀的歌手也遇過好幾次這樣的狀況
雖然她不會很害怕
但是她怕老師罵
我是從來不罵歌手
但是她就很怕劉家昌
因為劉家昌是一個會把歌手罵到狗血淋頭的老師
所以當時錄音前的準備工作一定要非常充分
老師一定要把歌手教到非常會唱
也因此 歌手一定要很有天份才行
當初老師在找歌手時
歌手一定要讓老師覺得他是吃這行飯的料 他真是老天爺賞他這碗飯吃

我覺得鄧麗君把"千言萬語"詮釋得很不錯
大家可以仔細聽聽看 她跟其他歌手唱的有什麼不一樣
我是希望她可以藉著這首歌建立一個好的榜樣
就是唱流行歌曲 那時候我們叫時代曲
我始終認為那時候的時代曲的唱法太小調、太民謠、太戲曲
民謠小調它最大的一個特點
就是自由 就是花腔
每一個省 每一個縣 每一個鎮 每一個人
唱出來的都不一樣 各式各樣
那我是希望"千言萬語"可以樹立起一個字正腔圓的榜樣
我不要花腔 不要很多的裝飾音、怪音
我只要她完全把她的誠意、感情唱出來
為什麼這麼多年以後還是有很多人懷念鄧麗君所演唱的"千言萬語"
主要就因為她小女生歌聲裡那種誠懇、祈禱的心情
當然她那時候還沒有交過男朋友 沒談過戀愛
但是她用幻想去把歌詞裡的男女情事表達得很好
用在"彩雲飛"或"海鷗飛處"裡都非常恰當

由於這首歌
讓全世界對台灣的流行歌曲更有信心
在鄧麗君之後 無數的台灣歌手與歌曲也跟著輸出到海外
姚蘇蓉的"今天不回家"
楊小萍的"夢醒不了情"、"今夜雨濛濛"
還有崔苔菁、白嘉莉...
一個一個都在海外獲得成功
也形成了所謂的"台灣式的時代曲"
台灣式的時代曲包括兩種腔調
一種是延續大陸時期、三四零年代國語歌曲那種北京式的咬字方式
另一種就是台灣式的國語 像是鳳飛飛那樣的

"千言萬語"後來還有很多人重新詮釋過
包括王菲 她也表現得非常巧妙

對我自己來說
"千言萬語"只是我無意中寫下自己的心聲
幸虧有鄧麗君把她詮釋得這樣地好
大家可以聽出她的聲音 有如天使一樣那麼完美
這首歌是她的招牌歌
不管在哪個演唱場合 她都幾乎一定會唱
而且她唱這首歌
習慣從還在舞台後面時就開始唱 一路唱出來
而且 一般來說
歌手唱歌時 嘴巴都會距離麥克風大約一個拳頭的距離
但是鄧麗君沒有 她都是將嘴巴緊貼著麥克風
通常這種情況下 會因為氣吹到麥克風而形成所謂的"吹麥"
或者有一些因為噴口水、嘴唇摩擦而產生的雜音
但是妙了 鄧麗君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因為她非常會呼吸
隨著歌詞一字一句輕輕唱出
她的身體也自然呼吸 巧妙換氣
有的人唱歌會上氣不接下氣
但是鄧麗君不會 她唱歌從來不會累

1970年時
鄧麗君在香港還不是很紅
那時候最紅的台灣歌星是姚蘇蓉 因為"今天不回家"
後來經過了"彩雲飛"、"海鷗飛處"、"海韻"這幾部電影
在"海鷗飛處"裡 我又一次把"千言萬語"放進去當插曲
"海韻"的主題曲 我是根據徐志摩的"海韻"下去改編的
非常動人的一首好歌
經過這三部電影之後 鄧麗君簡直是不得了
在香港和東南亞等地大大走紅
"海鷗飛處"裡還有一首歌叫"把愛埋藏在心窩"
又有東方風味 又有民謠小調 又有戲曲 又有西洋歌的那種轉音的演唱技巧
很有配樂的感覺
到第三部"海韻"
徐志摩的原作是華人都很熟悉的
我把它濃縮成一首簡單的流行歌曲 很動人
副歌部分還加入了和聲
這首歌可說是最早加入和聲的台灣流行歌曲之一
從"千言萬語"、"把愛埋藏在心窩"到"海韻"
鄧麗君整個流行歌曲的地位一天一天向上攀升
直接威脅到姚蘇蓉"今天不回家"的地位
甚至還要超出她

鄧麗君有個特點
她學歌唱 一聽就會
不管是英文還是日文
連發音也都很標準
即使她只有初中一年級的學歷
但是英文一樣呱呱叫 全世界到處走

但是很可惜 她要離開亞洲的時候
那一天特別打電話給東尼唱片的總經理阿梁
她是我在麗風唱片時的舊同事
請他幫忙找到我 說想跟我吃飯聚一聚
於是當天晚上我們就聚了
之後 她跟我說
老師啊 我想唱歌給你聽耶
於是我就打電話給我一個學生劉養吾
他那時候在敦化南路一家紅雅鐵板燒當樂師彈鋼琴
就在現在的遠企附近
請他安排妥當之後
吃完飯後就帶著鄧麗君一起過去
這時候已經很晚了 都沒客人了
鄧麗君唱了幾首歌之後 問我
老師啊 我唱得怎麼樣?
是進步還是退步?
我心裡不禁想:
真難得!
人長得漂亮 歌聲又爐火純青
後來不知道怎麼了
附近的人都知道鄧麗君在那邊唱歌 通通跑過來
三更半夜圍滿了整家餐廳
因為實在很難得可以聽到鄧麗君的演唱會
更何況可以這麼近地看到她 又免費

我想她大概是受不了這個壓力吧
我想她最大的問題就是在感情路上的經驗比較薄弱、比較弱勢
可能就是她或許不知道愛情也是像歌唱事業一樣需要去經營
對象可能也不對
可能要求也高了一點
我記得有一次吳倩蓮跟我通電話時
她說 像鄧麗君後來到達那樣的地位
喜歡她的人 沒有足夠的成就可以跟她匹配
敢追她嗎?敢跟她表白嗎?
會有自卑感 覺得自己配不上她
敢追她的一定是公子少爺 有錢有地位的
在當時那個年代裡
這種豪門家族對從事演藝事業的這種娛樂圈的女孩子
看法跟我們一般人通常是不太一樣的
到最後成功的機率也不會太大
那天她也沒怎麼跟我聊天
就是一直拚命唱
唱到後來 越來越興奮
連她自己都說欲罷不能
等到唱完了 盡興了
她也像是力氣用盡 整個人倒在小檯子上面
高興得不得了

但是我當初也沒想到要留她
那時候她爸爸已經過世好幾年了
因為她爸爸是我的老大哥 每天和在一起
那時候還有一個盛竹如 我們的老弟
我們三人每天下了班之後
常常一起吃飯聊天 甚至去跳跳舞
我後來會跟瓊瑤合作 也就是盛竹如牽的線
鄧麗君的爸爸是個非常嚴格的人 對他非常要求
所以一過世之後
鄧麗君就好像是從籠子裡放出來的小鳥 一下子自由了
而她媽媽是個慈母
一向都是跟在她身邊 坐在她旁邊照顧呵護她的
但是隨著年紀增長 媽媽跟她也坐得越來越遠
因為鄧麗君會抱怨
人家的女兒身邊都沒有媽媽這樣跟 只有你會這樣每天跟在我後面
從前她媽媽可以說是她爸爸交代要她這樣跟在鄧麗君旁邊
但是爸爸過世以後
女兒要怎麼講 媽媽也只能聽了
最後太自由了
在香港住 在香港工作
輿論的壓力 工作的壓力
加上感情上的挫折
當初大家都忙 也沒想到
並不覺得她會有什麼問題
結果從亞洲到了歐洲法國以後
誰知道人生起了變化
直到後來有一回華視請她回來勞軍表演
我從電視上看到她
發現她整個人變了
很可惜
人到歐洲之後 應該是更有浪漫的味道
我想媽媽還是應該要在她身邊的
或者我當初應該鼓勵她留下來
跟她說
老師再幫你寫幾首歌 繼續衝刺
可惜我沒有
我想她到歐洲去可能也是一種逃避吧
一方面人的成就到了那樣的程度
想要再突破蠻困難的
第二可能也是怕人家追問她的感情問題
於是跑到異鄉躲起來

我覺得很可惜
她個人一輩子 這世人沒有什麼享受
但是對家庭大大地有幫助
最主要的貢獻 是給華人帶來了很多好的歌曲
並且影響了整個中國大陸幾億的人口
讓生活在那封閉社會裡的百姓們
那無以宣洩排解的苦悶情緒
可以經由她的歌聲
得到一些安慰、幸福與快樂
像王菲她自己也說她的啟蒙老師是鄧麗君
這不只是王菲說
我看所有從中國大陸出來的歌手
都是聽鄧麗君歌聲 被她影響長大的
我們台灣人應該很光榮
因為我們出了一個鄧麗君
雖然她並不是耶穌
但是她的確是這一個時代裡最了不起的一位巨星
一個歌手可以從台灣到香港、日本、整個亞洲 甚至全世界都知道她
這真的是很不容易的
假如她不走 沒有到法國的話
說不定我們可以把她推向國際 推向全世界
因為到了日本以後
我想她距離國際已經不遠了
她震撼了整個日本
加上全世界的華人幾乎都聽她的歌
所以我覺得很可惜
而在紅雅鐵板燒的這一次碰面
也就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之後就再也沒見過面了

從小就看他穿著小短裙在台上載歌載舞
我跟她說 你以後不要再這樣
即使一直到"天下一大笑"
她唱歌時都還有在歌詞句尾加上尾音的習慣
雖然聽起來會覺得很可愛
但後來我都會把她修掉
我跟她說 你以後如果想成為大明星
那就得像姚蘇蓉一樣
每個字咬得清清楚楚 字正腔圓
不能自己隨便在句尾加上這樣子的尾音
她的領悟力高人一等 很強
以前的歌手都是很有實力的
一首歌通常都不用教太久

我培養歌手
都是針對歌手的聲音來量身訂作、企劃的
那時候沒有所謂的企劃
但是我還是把我的歌手打造成各種類型
姚蘇蓉就是姚蘇蓉
鄧麗君就是鄧麗君
鳳飛飛就是鳳飛飛
楊小萍就是楊小萍
崔苔菁就是崔苔菁
甄妮就是甄妮
每個人都有自己獨樹一格的強烈特色 有自己的一塊天地

所以 我對鄧麗君很懷念
我們現在也還有一個鄧麗君文教基金會
在全世界各地不斷地推動一些活動
就是希望大家不要忘記鄧麗君
她有一首歌叫"我怎能離開你"
等於說我們對她也有"千言萬語" 不能跟她離開

"晶晶"是我跟鄧麗君所演唱的第一首歌曲
當初之所以會找鄧麗君唱"晶晶"
是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裡我認識了她父親
蠻談得來的
他帶著鄧麗君
穿著像芭蕾舞者那樣的短裙 很可愛
她那時候在許多地方走唱
賺取金錢貼補家用
因為覺得她唱得不錯
後來就找她來唱"晶晶"了
她表達得不錯
這是一首三拍子的歌
"我怎能離開你"、"月朦朧鳥朦朧"、"一顆紅豆"...也都是三拍子的歌曲
所以許多人都說三拍子的歌曲左老師寫得最好
像我後來寫給許如芸唱的"沙漏"也是
這種歌曲我寫起來特別有把握

宇宙唱片就在現在的國軍文藝中心附近的一條巷子裡
那時候我作"晶晶"的主題曲
幫他們賺了不少錢
全台灣唱片行的老闆
都是抱著現金在公司門口排隊
從巷子裡排到中華路上

徐志摩有寫過一首詩叫"海韻"
從詩裡面就可以看出畫面
我覺得寫得真的是太美了
於是就把它濃縮成一首流行歌
和聲是原野三重唱
他們一開始也都是唱我寫的歌
鄧麗君唱的時候也才21歲
那時也不能像現在這樣錄音
但她把歌裡的感情表達得非常好
一次OK
非常了不起


.: 回應

好文,大推,感動中。

啊,
這就是歷史了啊.

真美的遇見.

看到她當年要灌錄"千言萬語"時不懂何謂寂寞的故事
我在想
恐怕後來她卻是比許多人都要更懂得寂寞的滋味了...

感動
這地方真是有笑有淚阿

不知道餵什麼回應都會跑到怪地方
所以要講一下目前本人剛看完鄧麗君的故事

這真是一段珍貴的口述歷史...希望湯姆兄儘早整理完畢公諸於世呀~~~~~~

整理者的文笔能力,令人感叹。
回忆总是感伤的。

雖然特別請大家不要轉貼、引述或散播連結
但這篇貼出之後沒多久 便發現果然都是白講
於是便把內文藏起來了

剛剛在股溝裡找東西
發現中國那邊陸續又有好幾處貼了這篇
想想 算了
藏文也於事無補
乾脆復原吧
只希望日後別給自己惹來什麼麻煩...

感謝分享!!!!

小鄧是不朽的
感動

真的是好文
真的誠心希望這篇能夠與大家分享
應該不會讓你造成困擾吧

這篇文章配上這段視頻才能對鄧麗君年輕唱歌尾音那個有具體印象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Zfom807dB0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