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無名網誌硬上NewsGator | 首頁 | Shopping Diary 20050127 »

.: 〈美麗島〉的故事

2000年的520總統就職慶祝晚會不知道你看了沒?我只間斷地看了一些,因為實在蠻難看的!但是其中有一段節目倒是讓我有些驚喜,那就是主辦單位找來胡德夫演唱〈美麗島〉!

〈美麗島〉最早發行於1979年,之後一度與台灣黨外運動緊密相連,也因此成為國民黨主政時期的敏感歌曲。一眨眼,20年過去了,國民黨暫時下台,〈美麗島〉在總統就職慶祝晚會上由具有原住民身分的校園民歌運動第一代元老為全台灣人民獻唱,讓我不禁好奇某些人心中當下的感受。

◎我們搖籃的美麗島

〈美麗島〉的歌詞由梁景峰改寫自陳秀喜的詩作〈台灣〉,作曲人則是1976年在淡江點燃校園民歌運動火種,可惜隔年9月10日卻因救人於溺而反遭滅頂的李雙澤

以曾經公開發行為準,據我所知這首歌有以下幾個版本:
1. 1979年 楊祖珺《楊祖珺》專輯(新格唱片發行)
2. 19??年 楊祖珺《競選錄音帶》(楊祖珺競選辦事處發行?)←有待了解 懇請協助
3. 1994年 葉樹茵《非常屬於我》專輯(波麗佳音唱片發行)
4. 2000年 胡德夫《原浪潮》合輯(魔岩唱片發行、收彈唱版與鋼琴演奏版共兩首)
5. 2001年 巴奈《美麗之島‧人之島》合輯(台灣人權促進會發行)
6. 2005年 胡德夫《匆匆》專輯(參拾柒度製作有限公司發行)

此外,網路上也還有三種版本可供欣賞:
1. 1998年 觀子音樂坑于《遊蕩美麗島》演唱會淡水場
2. 1999年 胡德夫、曾憲政于IBM高雄愛心關懷音樂會
3. 2000年 胡德夫于台南市成功大學演唱會

就我個人認知判斷,這應該不是一首很多人耳熟能詳的歌。一來年代久遠,而且它並非傳唱一時的流行歌曲,即使當年在黨外運動或競選造勢的場合裡常被拿來運用,但畢竟不是整個社會全面性地傳唱;二來當年《楊祖珺》專輯發行後才兩個月,就遭主管當局以「專輯中歌曲有鼓吹工運嫌疑」為由下令禁播,同時要求新格唱片停止販賣並回收市面上所有尚未售出的唱片及錄音帶。(另一種說法是唱片公司因為怕事而自行決定回收)

當初那個戒嚴時代裡,有一種東西叫"歌曲審查制度",歌曲想要公開播放,都得通過這個審查。我手邊收集到的唱片中有一些是由電台流落出來的,偶而在封套裡面還可以看到當年唱片公司送播時的宣傳稿,文末就常會附註這麼一句:「本專輯中之歌曲已經第###、###、###次歌曲審查通過,敬請惠予播放。」關於"歌曲審查制度"這東西之荒謬、之可惡、之無理在此不作詳述,只略舉一例提供諸位了解。

李雙澤的作品中較為人所知的有兩首,就是〈美麗島〉和〈少年中國〉,這兩首歌當年送審時都曾面臨審查不通過的命運。至於原因呢,據說前者是因為「有台獨意味」,後者則是因為「嚮往統一」。很奇怪對不對?!鼓吹獨立不可以,嚮往統一也不行,那到底是要怎樣?

好!大家一起來評評理,我們這就來看一下"美麗島"的歌詞:

我們搖籃的美麗島 是母親溫暖的懷抱
驕傲的祖先們正視著 正視著我們的腳步
他們一再重複地叮嚀
不要忘記 不要忘記
他們一再重複地叮嚀
篳路藍縷 以啟山林

婆娑無邊的太平洋 懷抱著自由的土地
溫暖的陽光照耀著 照耀著高山和田園
我們這裡有勇敢的人民
篳路藍縷 以啟山林
我們這裡有無窮的生命
水牛 稻米 香蕉 玉蘭花

可能是因為我腦袋裡沒有裝大便吧?!我真的看不出這歌詞裡哪裡有台獨意味。幸好台灣社會日益自由民主,加上許多人口誅筆伐,歌曲審查制度早就廢除了,否則不只五月天的〈軋車〉鐵定被禁,連周杰倫的〈上海一九四三〉都很危險。

◎玫瑰盛開

楊祖珺原本只是淡江校園裡一位喜愛拿著吉它自彈自唱的青春少女,雖然學唱的一些歌曲如〈Donna Donna〉、〈This Land Is Your Land〉也曾鼓動著她對社會百姓的關懷,但一直都僅止於心中的感動而已,直到她認識了李雙澤。

本身的自覺加上李雙澤言行感召的催化,使得楊祖珺在淡江畢業後甘願放棄已經到手的美國研究所入學許可與月薪3萬元的工作(請將評價的眼光拉回1977年),投入社會改革的行列,以自己的歌聲來服務群眾。她主持台視《跳躍的音符》介紹民謠,可是隔年5月因不滿新聞局強制要求演唱淨化歌曲而辭職;她到松山廣慈婦職所為一群曾經被迫為娼的雛妓做義務教學,甚至進一步於1978年在榮星花園舉辦《青草地演唱會》為幫助雛妓募款;她出版專輯,唱〈一隻鳥仔哮救救〉、〈青春舞曲〉,也唱〈美麗島〉;她還組織了"新聲綜藝團"來推動"唱自己的歌"運動,到工廠、校園、鄉村裡傳唱台語、客語、原住民語的歌謠以及李雙澤社會意識濃厚的創作...

不幸的是,這一切作為在國民黨政府眼中看來,俱是在服務工農大眾,揭發社會黑暗,結合學運、工運的陰謀。也因為她是如此的一個問題人物,所以不只她在新格唱片出版的專輯于發行兩個月后就遭到回收禁播的命運,同時在情治單位的有心放話下,最後她更被封殺到片甲不留,甚至有些昔日一同到處演唱的歌手也不敢與之親近,於是自此淡出音樂圈。

之後她棲身至黨外陣營,經由出版《前進周刊》、翻譯(《綠色的抗議》、《M. Pareenti/少數人的民主》)、街頭運動、建黨(民主進步黨)、選舉(參選及助選)等途徑繼續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詳細經歷如何我並不清楚,興趣者請閱讀時報出版的《玫瑰盛開─楊祖珺十五年來時路》一書。就在這段路上,她遇到了林正杰並結為夫妻,不過在1990年前后,因為林正杰外遇而以離婚收場。接下來楊祖珺考進文化大學新聞研究所就讀,再赴美國麻州大學傳播研究所攻讀哲學博士學位,如今任教於文化大學大傳系,並繼續致力于社會運動。

◎有趣的美國人

2002年7月18日,我從光華商場返家的路上接到苦仔的來電,說是店裡現場有一位從北投殺下去台南蒐唱片的美國人,在找一些當年歌林金曲獎的資料,要我與他聊聊。

美國人?歌林金曲獎?怪怪!

聊了一下,交換過相關資訊,洪小喬、郭金發、林文隆、李金鈴...他都如數家珍,相當熟悉,我心裡暗叫不簡單。待話題告一段落,他突然問我一句話,嚇我一跳:「那你有沒有陳明仁的唱片?我也在找他的資料!」於是兩人又針對陳明仁聊了一下,跟剛剛一樣,他對陳明仁當年出過哪幾張專輯、唱過哪些歌也是相當清楚,真是讓我受教了。

在捷運上想了想,其實好像也不需要大驚小怪,許多台灣人對美國的老搖滾、草根藍調也是深入研究、大感興趣,我又幹嘛要奇怪美國人對台灣的歌林金曲獎、陳明仁會這般了解?不過,還真是蠻有趣的就是了。

後來我跟他又打過幾次交道,才曉得他中文名字叫徐睿楷,在《美麗之島‧人之島》中有唱過一首歌〈我學習〉,意外的是,他小姨子的老公竟是我的樂友─人在紐約的Harison!更因為曾經跟Harison搞援膠,我和他老婆、小姨子在之前都已經碰過面。

咦?為什麼我講〈美麗島〉的故事要扯一個美國人進來?

請往下看!

◎一張唱片

2003年5月25日下午,又是苦仔打電話來找我。

「楊祖珺那張專輯你手邊有幾張?」他劈頭就問。
「欸...幹嘛?」我心想一定沒好事。
「鍾永豐在這裡,他說鍾適芳想找一張LP送楊祖珺,因為她自己竟然沒有。」想必這檔事緣起于前陣子那場講座
「喔...」雖然應該要送,但我還是有點猶豫。
「不要在那邊"喔"啦,到底幾張?聽你在"喔"就知道一定有暗崁!」幹!這個人真的有夠討厭。
「哈哈...三張啦!不過有一張沒封套。」我這人也是有夠古意。
「你聽那麼多張幹什麼?送一張有封套的給人家啦?!」那麼愛送你自己不會送?!

講實話,雖然捨不得,但既然楊祖珺有需要,我又有三張,能夠送她一張我真的很樂意。而且我自己第一次收到這張唱片,也是源自他人的慷慨。那是1996年某日,我去大普剪接室盯剪,意外發現老闆束哥辦公室的櫃子裡藏了一些唱片,其中赫然就有一張《楊祖珺》,據束哥說,他是從路邊一堆垃圾裡撿出來的。就像前面提過的,這張唱片當年發行兩個月後便全面回收,加上時日久遠,因此民間極其罕見。以它在台灣歌謠史上的獨特角色,加上多舛的境遇,個人認為相當具有收藏意義。更難得的是束哥撿來的這張"垃圾"品相新、狀況佳,內外皆美。這種難得的漂亮貨色當然不能放過,於是當下就厚著臉皮硬是給他ㄠ過來了。而在之後幾年蒐片的過程中,我又陸續遇過四次,除了兩張轉手給高中同學Tony,其它兩張我都自己留下了。

如此這般,終於我答應了苦仔,要他請鍾適芳直接跟我聯絡,最後約了5月29日下午到我家來拿唱片。

◎跨越時空襲來的歌聲

2003年5月29日下午兩點,不記得為了何事,徐睿楷到我家來拜訪。沒多久,鍾適芳也在她先生郭力昕老師的陪同下到來。

拿了唱片,閒聊一陣,鍾適芳與郭老師先行告辭。因為之前聽我們提到〈美麗島〉,他們倆才一離開,徐睿楷便突然跟我說:「我這邊有一首胡德夫跟楊祖珺合唱的〈美麗島〉耶!」

「什麼?!」怎麼可能?!我真的嚇到了!
「第4首!」他連忙從包包裡拿出CD遞給我。

接過CD,趕忙放進唱機,樂聲傳來...喔~天哪!噴淚了!這絕對是我聽過錄音最糟的一版〈美麗島〉,但也絕對是最動人的一版!

由於是從不知道經過幾次翻拷的錄音帶所轉成的CD,磁帶嘶聲跟樂聲幾乎同樣大聲。伴奏,僅是一把吉它彈著簡單的和弦;歌聲,則是無比諄懇誠摯、撩動人心。胡德夫唱得規規矩矩,不似今日恣意奔放;楊祖珺的嗓音悠緩投入,也不像唱片中略嫌尖細。整首歌由胡德夫先唱過第一段,然後楊祖珺繼續唱第二段,進入副歌時,胡德夫加入和聲,接下來則由兩人合唱將整首歌重走一遍直到結束。

剎那間,時空大挪移,腦海裡被感動催發出許多想像與疑問─這份錄音到底是在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下錄成的呢?

徐睿楷說他是從張釗維處要到的,之前的來路他並不是太清楚,不過據他了解,推測錄音時間應該大約是1977年左右。

按捺不住好奇心,我馬上打電話請教苦仔,但他一無所知。接著又問馬世芳,他也不確定,於是乾脆當晚到我家來聽,最後推測這應該是李雙澤過世後,胡德夫與楊祖珺整理他生前作品時所留下的記錄,也可能就是之前江湖上流通的那一個元祖版。而之後至今所得到的一些線索,也都一一加強了這般推測的可能性。

線索一,馬世芳之前寫過如下一段文字:

一九七七年九月,李雙澤葬禮的前一天,胡德夫和楊祖珺來到台大對面的"稻草人西餐廳"(也就是半年前陳達從恆春北上駐唱的地方),連夜整理出九首李雙澤和梁景峰合作的歌,錄成了一捲卡帶。有些歌才剛寫好,李雙澤來不及留下錄音,兩人只能依照凌亂的手稿一個音一個音地學著彈唱。後來傳唱全台的〈美麗島〉和〈少年中國〉,就是在這天有了最早的錄音版本。

線索二,苦仔去信詢問張釗維,所得到的回覆為:

此錄音乃是在寫論文時,王津平老師惠賜的,當錄於1977年、李雙澤過世後不久,收錄在DIY製作的李雙澤自彈自唱集卡帶裡。

線索三,2004年1月29日,我在一次聚會中認識了楊祖珺,當場跟她聊了許多,她也同意我之後若還有事請教可以直接跟她聯絡沒關係。於是3月上旬趁著要寄活動邀請函給她的的機會,我又送她一張自己燒的《美麗島大全集》CD,順便請她確認一下這首歌曲的由來。她回信答覆如下:

你寄來的美麗島版本"好像"就是李雙澤喪禮前一天我與胡德夫在半夜一點趕到"稻草人"去錄製的。由於李雙澤從未發表過,在記憶中,是我與胡德夫拿了他的手稿,在曲調上,兩個人自行決定怎麼唱比較順就怎麼唱,現在想想很不禮貌,後來也從來沒有向梁景峰老師請教過這問題。我記得那晚只有精神練了兩三遍後就進行錄音,現在聽聽有點不好意思。當時的錄音是透過"稻草人西餐廳"演唱的麥克風再錄到餐廳的錄音系統中的,如果沒有記錯的話,當時稻草人的老闆就是後來的導演虞戡平,1985年虞戡平找著江霞主動前來替林正杰助選時,我都忘了謝謝他當時的熱心,因為在那時除非進入麗風錄音室,否則一般人是沒有較完整的錄音設備的。

湯姆註:楊祖珺這段記憶與事實可能有一點點出入,有待釐清,因為2004年8月我跟虞戡平導演提起這事,他說他開的是另一家民歌西餐廳,並非"稻草人"。

◎不可思議的夜晚

5月29日,我拿到這份錄音,並在BBS個板上記述了整個經過,隨後馬世芳也馬上決定安排在6月1日的《音樂五四三》節目中播出這首歌。

其實這並不是啥了不得的新奇事情,畢竟這份錄音在江湖上流傳多年,早有許多人聽過或擁有,而且據說張釗維之前在新竹某電台主持節目時也曾經播出。只是我因為久聞其名,又來得突然,加上音樂本身真的太動人,所以才如此興奮。

但我萬萬沒想到,更令人興奮的事情竟在同時間發生了,而我竟然與它擦身而過。

5月31日晚上,胡德夫在台北市女巫店開唱,現場突然出現一桌令人意外的客人,包括:范巽綠、蔡式淵、黃春明...,以及如今已經很難得開口歌唱的楊祖珺!誰都沒想到,連當事人自己都沒想到,青年時期曾經並肩同行的兩位民歌手,在睽違多年之後的這個夜晚,在許多人都以為他們早已走入歷史的這個時候,或許是因為氣氛的催動,竟然再次合唱了多首當年的代表作,包括〈美麗島〉!而且並未因為是一時興起的玩票演出就讓表現打了折扣,據在場者表示,兩人聯手的威力還是相當驚人。

唉...能說什麼呢?無緣啊!

好在,不久之後的【2003流浪之歌音樂節】又給了一次機會。

10月19日那晚的節目是《胡德夫與老朋友》,宣稱現場將有重量級神秘嘉賓,但由於同系列活動中另有一場在前一天下午由楊祖珺主持的演講《唱自己的歌運動》,所以其實大家心裡都幾乎猜得到所謂「重量級神秘嘉賓」所指何人。

那一晚我大約遲到十分鐘,估計錯過了兩首歌。在我有限的胡德夫現場聆聽經驗裡,那天是唯一讓我心動的一次,比之前幾次來得好多了,又穩又夠力。尤其是在唱〈大武山 美麗的媽媽〉時,那一手琴技更是讓我在心中暗自叫好。但也聽得出來他當晚應該還沒有全力發功,否則絕對不只如此。

中場過後,果然介紹楊祖珺上台。第一次聽楊祖珺唱現場,第一感覺是:歌聲迥異於唱片!而歌聲之外,最強烈的感覺則是來自於台風,畢竟是從風浪裡歷練過來的人物,不論演唱或肢體都是相當穩健老練,可以想見當年她以歌聲擁抱群眾時的架勢與風采。我不禁想像,今天就算給他們倆一個五萬人的場子,可能也還是會被鎮得服服貼貼。

其實,2003年11月的《美詩歌》演唱會原本也有可能成就另一個不可思議的夜晚,因為一度考慮邀請楊祖珺加入演唱〈美麗島〉(歌詞乃改寫自陳秀喜的一首詩作),並也真的付諸行動,可惜當時她因病無法唱歌,最後只好作罷。否則,剛好巴奈與葉樹茵也都參加了這場演唱會,如果楊祖珺真能加入,那應該就是三位前後灌錄過〈美麗島〉的女歌手首度同聚一堂的歷史性時刻了,何其難得又何其美妙!甚至,後來演唱會首日胡德夫也在現場觀賞,讓我更加遺憾楊祖珺沒能出席。

◎回到原點

今天把自己之前關於〈美麗島〉的一些文字集中、重整過,再補充一些新近的發展,拿來當故事講,到這裡也差不多講完了,雖然還有一件路邊社消息隱而未提,但那畢竟是不確定的事,只能期待來日有好消息。

平心而論,我覺得〈美麗島〉這首歌不統也不獨,非左也非右,可藍也可綠,宜老也宜少。它的詞曲相當簡單又平易近人,非常適合收進國小音樂課本裡作為教材;它的意涵寬廣深遠,若是台灣要換國歌絕對可以把它列入考慮。過往的故事或可僅是興趣如我者深入探究、聊以助談的題目,而無須繼續讓它額外背負一些意義,那未免太過沉重。所以大家或許該試著讓自己以後可以很簡單、很純粹地來看待這首歌,亦即回到作者當初創作的原點─它只是一首歌詠我們腳下這片土地的美麗歌謠,適合每一位對母島台灣懷抱感情的人來吟唱!

最後,謝謝所有曾經為台灣民主付出過的人們,很慶幸如今我們可以公開而隨意地談論這些事,不必擔心自己因為寫了這些文字而被請去喝茶聊天。


※延伸瀏覽
馬世芳:那時,我們的耳朵猶然純潔
馬世芳:楊祖珺,李雙澤,美麗島,及其他
張釗維:最最遙遠的路─訪胡德夫(上)(下)
《楊祖珺》專輯內頁文字圖檔123456


※圖片說明
由上而下 依序為:
1. 貼有禁播標籤的《楊祖珺》專輯
2. 《楊祖珺》專輯內文首頁
3. 《楊祖珺》專輯封面
4. 胡德夫與楊祖珺于2003年10月19日《胡德夫與老朋友》演唱會合唱
圖1攝于2003年8月5日羅東運動公園《童玩小子Fun心玩:懷念美樂地─台灣流行音樂時光廊》展覽 該張唱片由李坤城提供
圖2、3為張照堂作品
圖4攝于台北市大安森林公園

.: 彼年此日

‧2007年
 杜爛到極點

.: 引用

六月織網偶遇∣永遠的未央歌引用本文
文摘:那不屬於我的記憶,不是我活過的時空;我不知道吳楚楚,沒聽過胡德夫,不懂卑排族語言。那為什麼,當我聽到那幾聲沉厚的依哦,聽到「人生啊,就像一條路,一會兒東,一會兒西,匆匆,匆匆。」的時候,心會如此被觸動?

卜仔說話美麗島--寫在微笑台灣319鄉音樂會後引用本文
文摘:昨天晚上,參加了期待已久的微笑台灣319鄉的音樂會。是參與這個活動的生產過程的終點,也是實際走訪319鄉的起點。

.: 回應

家裡有楊祖珺黨外時代競選場散發的錄音帶,幾年前我自己手動將之轉成CD,散發親友,製作封面時,蒙贈張照堂大前輩攝相之楊小姐年輕照片黑白彩色各一式,我選擇彩色那張,當封面,沒想到原來是別人家早就當過封面了?

我這競選錄音帶沒帶來英國,光憑記憶有的曲目是:壓不扁的玫瑰,老鼓手,愚公移山,〔什麼<-忘記了〕之乎者也,美麗島,心肝仔子,賣花,少年中國,亞細亞的孤兒,其他忘了。總之供參。

請問樓上的timo,這轉錄的CD還在嗎?如果能收藏一張就太讚了!

親愛的湯姆如此宏文可否貼到五四三好啦好啦拜託拜託∼∼

我聽過那捲競選錄音帶,在流浪之歌音樂節的講座,感覺是比新格版好聽。希望很快可以重見天日啊。

兄弟,太太精彩啦。
咱選他為本年度網誌最佳文章,第1位。

好湛好湛

Timo提到的卡帶,咱曾分發親朋上百捲,可惜自己沒留到。咱設法跟Timo凹枚cd給你,
----然后,閣下幫咱(或大伙)燒1燒,1言為定。

平日行人匆匆的校園,原來有過這段精采的歷史啊。

李元真老師!我上過她的文概呢。


To Timo:
咦?!我當初忘了跟你說這兩張圖片的來歷嗎?
真是迷糊:p
謝謝你提供的記憶:)

To meebox:
那競選錄音帶也是我尋覓已久的逸品
我總覺得一定還可以找得到 就在尋常百姓家

To honeypie:
都是之前舊文字 還要貼嗎?!
這樣很像一個老是喜歡重複講述同樣故事的碎碎唸老頭耶:p

To saintkhos:
一言為定是你講的 我沒說
另 請趕快把你說要讓給我的那張YT唱片找出來
我春節返鄉會去找你拿
順便也幫王吉姆拿他要借的東西
感恩!mOm

To Silvia:
學妹好
李雙澤、楊祖珺...等人當年的那段故事絕對是淡江校史中最值得引以為傲的一個篇章
粱景峰老師現在似乎也還在淡江德文系教課:)

湯姆兄

要不要一並把哪幾張照片一起掃下來
因為我家中這一張 沒有內頁說明
影印的墨色有點不均勻

苦聖人

cd要趕快幫我找出來喔
改天派專人去取貨 不要又拿不到了

To 王吉姆:
你在講啥我看沒有
封面與內文首頁→點小圖看大圖
以及最後面的專輯內頁文字圖檔1、2、3、4、5、6
除了封套背面 其餘我全掃上來了

當時還唸小學的我, 完全不懂這些'大人的事'.

我只記得我在收音機裡聽到這首歌, 我就想我一定要去買整張專輯來聽聽. 結果當然是買不到了. 也忘了過了多久, 一次偶然的機會在台北來來百貨裡的唱片部的'特價花車'裡看到了Tape, 以往只買LP, 從不買Tape的我, 毫不遲疑, 就買下來了. 回家還被我姐嫌, 怎麼不買LP? (開玩笑, 如果買得到, 我還要妳說.) (也很難想像, 我當時真的還在唸小學.)

這捲Tape我一直保存至今. 自己也用濫濫的音響和電腦轉成CD. 三不五時就要拿出來溫習一下.

這張專輯的母帶現在應該在滾石的手上吧? 有可能再發行嗎?

那張專輯中的"我唱歌給你聽"、"誕生"、"美麗島"早已經CD化
收錄在"滾石民歌時代百大經典"的Disc 6
請參考:)

這篇文章真的好讚哦
應該收入國中課本裡^^
有考據,有人情,有故事,還有湯姆行雲流水的敘事能力
一百分啦


妳讚美人家的能力也是一百分...:p

唉, 不好意思糟蹋大家耳朵了, 慚愧!
當時和徐睿楷一起在文山社大上張釗維和何東洪老師的課, 釗維拿了些錄音帶說要轉CD, 小弟家中沒有專業器材, 才會搞出這麼糟的東西.

其實Eric(徐睿楷)那還有些好東西, 不向他挖挖就可惜了..

To bass:

哇哈~原來是你轉的啊?!:)
真是多謝你了

別說糟蹋
畢竟不能期望一帶過一帶的錄音能有多好的品質
而且真的沒有多糟
歌裡想傳達的東西
通通接收到了 一樣都沒少

徐睿楷的確很瘋很熱情
可惜我跟他挖的東西一直還沒到手:p

關於競選錄音帶
查楊祖珺于文化大傳系的"資歷網頁":http://dmc.pccu.edu.tw/tea/webpage/female/yan%20tsu-chun.htm
有三筆相關記錄:
1. 我扮演著我要的我(30分鐘錄音帶 / 藝寶翎文藝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 1994)
2. 大地是我的母親(30分鐘錄音帶 / 前進出版社 / 1986)
3. 黨外的聲音與新生的歌謠(30分鐘錄音帶 / 台北市黨外「民主、制衡、進步」四人連線出品 / 1980)
其中詳情如何 有待了解

我找到錄音帶了耶...
楊祖珺 壓不扁的玫瑰
A面1. 賣花 2. 壓不扁的玫瑰 3. 心中有一首歌 4. 愚公移山 5. 亞細亞的孤兒 6. 老鼓手
B面1. 累了嗎? 2. 少年中國 3. 心肝兒 4. 美麗島 5. 台灣之乎者也 6. 我們都是歌手

湯姆淑和眾位大德:
雖然講到這個有點煞風景.
不過我想知道:
當年的歌曲審查(尤其是禁歌).新聞局或廣電處是否留有檔案資料?
友人告訴我禁歌可能近千首.
然後...可能那些檔案超過保存年限.
已經銷毀了~~

如有善心人士.知道任何門路消息.
請ㄆㄡ出來或是寄妹兒給在下.
如果檔案還在.找得出來的話.
是真的應該好好整理出來才是...

To Ziggy:
明天看完電影我就去找妳:p
又 妳第一次在我blog留言耶
給妳10個m!:)

To Amo:
聽起來妳好像準備搞大事業的樣子:p

忍不住喝彩一聲,方便的話代向楊祖珺問好!

哈!
雖然有點惶恐 不過還是感謝貴站推薦:)

我雖然都不是很認得湯姆上面說的這些人(慚愧),
可真也是看湯姆大哥寫的如此肺腑敢人呀

冒昧一問,哪位好心人可以把壓不扁的玫瑰轉檔上來?

回湯姆大人:
小的磨刀中...
(神經線已經開始相打電ㄘ一ㄘ一ㄘㄚㄘㄚ)

Tom:

好人! *指*

已下載,再度確認。謝謝。

也來插幾句話:

1.1980年代末,有三捲一套的"台灣的歌",呂秀蓮擔任串場口白,即收錄有美麗島.當時封面上未註歌明,只寫的是"國語歌",另有"客家歌"一首,"山地歌"兩首(胡德夫唱的),其他有歌名的十幾二十首,全為閩南語歌.此美麗島為新格那個版本.

2.找到祖珺姐競選錄音帶的那位朋友實在厲害,那是1983年她首次出馬競選立委的宣傳品,可搭配"壓不扁的玫瑰花"一書一起欣賞.此書精采,但大概要舊書攤才有可能找得到了. 另, 她最後一次競選的錄音帶是否收錄了美麗島,待查.

3.近年胡德夫的演唱會均會唱美麗島,或有一些bootleg留下.

4.1977年李雙澤自彈自唱集的歌曲,除美麗島與少年中國外,其他李雙澤自己唱的,雖粗糙,但充滿生命力,不可多得.希望將來能有公開正式的管道,讓更多人聽到.

To milankun:
那三捲一套的"台灣的歌"我在大三時似乎跟朋友借來聽過
但奇怪我怎麼印象中沒聽到"美麗島"
只記得有"黃昏的故鄉"等一堆台語歌
莫非是我自己搞混了?@_@a
總之謝謝你補充這些資料
彌足珍貴 惠我良多
若是此後真要遇上 定不致走寶
感恩!:)

我来自大陆,最近也在研究关于《台湾民主进程》的这段历史,非常高兴在网路里搜索到你的这些文字。这是非常宝贵的资料!
谢谢您!

不客氣!:)

請問下面這個「杨祖君-美丽岛」專輯是...?
http://www.real2000.org/web/real/real_9532.htm

可試聽它WMA格式的,有達64kbps。

喔,不好意思,我看到你也有提供內頁的照片了,就是《楊祖珺》專輯。

http://www.pts.org.tw/~web02/age/
訪問楊祖珺 王津平 胡德夫 等人
值得一看

偶然看到這篇文章 真是嚇一跳
愛樂人的勢力和毅力真驚人

更正一下 是徐睿「楷」

To 臻子:
哈!我記得妳!
妳之前曾經到我報台去留過話
而且我後來還去找妳拿過唱片對不對?!
不好意思 把你們家Eric的名字打錯
現在已經更正過來了
請順便代我問候他好!:)

今天才看到這篇煌煌大作,榕樹公,您太厲害啦,小的嘆服不已Orz。

只是我運氣好
有這些機緣罷了:p

楊祖珺"壓不扁的玫瑰"錄音帶印物圖檔三件:
"封面":http://photos2.flickr.com/3906645_ce5cde15a8_o.jpg
"A面歌詞":http://photos3.flickr.com/3906644_ac4081c2e7_o.jpg
"B面歌詞":http://photos1.flickr.com/3906638_3619b4d465_o.jpg

感謝劉伯伯與Ziggy提供錄音帶!mOm

湯姆你好
我是經楊祖珺老師介紹而來
是楊老師在文大的學生
之所以而來
是因為我目前做一些整理老圖像並再覆刻出版的工作
經老師同意想印出老師專輯封套的圖像
我本身藏有一張
但老師說若能調到有禁播標籤的更有意義
並給了我來這的方式
以下網址是我們已做的一點成果
http://photo.pchome.com.tw/peter601017/
不知湯姆兄是否願借有禁播標籤的楊老師唱片封套呢

不好意思
一如文末所註
該張貼有禁播貼紙的唱片為收藏家李坤城所有
要借的話 得跟他接洽
我手上只有一張有點模糊的局部照片:p

又 如果是要出版
該張封面由張照堂拍攝
該張專輯版權似乎屬于滾石唱片
或許也得注意:)

找到這段文字
感動喔
借我引用喔

請便
發引用通告即可:)

我寫了一篇楊祖珺的文字,盼指正:

http://www.tonight.tv/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163

To 藍島:

不好意思
該篇文章似乎沒有開放回應功能
只好把話留在這兒
希望你會看到:)

你文中提到的許多事情我並不知悉
所以我不敢也不能給予什麼意見
不過有一點我個人覺得可能有點問題
據我所知
羅大佑"現象72變"歌詞中那句"有人在黑暗之中槍殺歌手"
指的是當時高凌風因為秀場糾紛而遭黑道槍殺一事
至於與楊祖珺曾經寫過一篇"不要槍殺歌手"的文章有沒有關係
我不清楚 但也未曾聽過兩者有關的說法
而依你文意 我覺得可能會讓讀者產生兩者有關的聯想
不知是不是我自己誤解了?!

以上
希望對你有用

握手!:)

謝謝你的意見。

先提一句,民歌小站應該是只有註冊用戶才能發表回應討論。不過,在這裡討論也是一樣的,以後也可以綜合討論内容往民歌小站那裏搬。

關於“槍殺歌手”一段,是我正在撰寫的“楊祖珺和羅大佑”一文中的一部分。因爲關於這句歌詞,實際上除了高凌風一說,還有列農的説法。但是我長期以來對這兩種説法不以爲然。尤其是高凌風一說。

爲了寫“楊祖珺和羅大佑”以及“民歌手楊祖珺”,我閲讀了楊祖珺的兩本書《玫瑰盛開》和《壓不扁的玫瑰》。加上我手頭的其他資料,我發現楊祖珺和羅大佑,在很多地方都有重合。在民國七十二年,羅大佑甚至還為楊祖珺站台。

楊祖珺是在1983年侯德健出走後寫的“槍殺歌手”一文,而侯德健出走的消息是羅大佑深夜打電話給楊祖珺的,楊祖珺又是針對侯德健出走寫下此文的。因此,我其實内心是確定羅大佑歌詞來源於此,但文字上尚不能肯定,因此採用了並列句式來做暗示。在“楊祖珺和羅大佑”這篇文章中,會做一個交代的。

不過,我也希望能有較爲不同的例證出現。

盡管如此,還是要感謝你的仔細閲讀。

楊祖珺是我打算深入研究的一個歌手,那篇文章也算我開始整理一個大概的方向罷了。我希望未來能得到你的進一步指教。


多謝你的解說
受教了!:)

指教不敢當
我對楊祖珺的所知所聞都寫在文章中了 差不多也就僅止於此
其實你了解得比我深入多了:p

期待你後續的文字:)

各位好
小草經由楊祖珺老師同意使用的
【285楊祖珺專輯唱片封套】明信片出版了
目前正與誠品書店洽談採購事宜

有興趣的朋友
也許可以先點入看看大概
http://myblog.pchome.com.tw/_/myblog/?blog_id=peter601017&y=2005&m=08&an=1636&acn=618


http://myblog.pchome.com.tw/_/myblog/photo_pic.php?blog_id=peter601017&bid=13&nn=peter601017&stg=s07&sn=9

謝謝

我不解的是
使用權所有人是楊老師嗎?
我以為是接手新格所有資產的滾石...@_@a

湯姆與各位朋友
小草285楊祖珺唱片專輯版面
已獲誠品採購
並舖貨至各門市文具區
有興趣可去文具區問問

至於版權或同意權
小草的確是獲得楊老師同意
但湯姆以為該屬滾石所有
這點小草真的也搞不清楚
只是
以楊老師長期的左派理念與實踐
還有這張專輯的精神與定位
小草當然是直接找楊老師
﹝楊老師也是無償同意,
甚至攝影設計者張照堂先生也知小草印此版面﹞
如有冒犯滾石的商業利益
只能說無意並抱歉

再者
小草出此張版面
也不是為圖利
若滾石真認為侵權
小草還是會循規則解決吧

不知小草如此答覆
是否能解疑惑

回覆:
2. 19??年 楊祖珺《競選錄音帶》(楊祖珺競選辦事處發行?)←有待了解 懇請協助

嗯..如果沒算錯的話,應該是1983年...(如果選舉是在冬天...)
因為我記得楊阿姨選舉是我大班的時候,我那時應該是五歲,本人生於1978年,以此推...

楊阿姨跟Kimbo叔叔(原諒我由於自小就這麼叫,無法改口,儘管在這裡他們聽不到)的合唱真的是沒話說!可惜長大後無緣再領會...至今他們動人的歌聲只能留存在我的兒時記憶裡...我也會永遠記得,在寒風中叫賣玫瑰花的感覺..."先生,買一朵花嗎?"...那一朵,壓不扁的玫瑰...

版主提到的這幾卷錄音帶,如果沒有被我老爹"不小心"清掉的話,也許還在我家院子的某個角落裡躺著...只恨當時年紀小,不知道它們有多珍貴,現在想再聽,都不知能否再挖出來了...只怪我的糊塗老爹,許多寶貝就這樣淹沒在我家的院子裡了...還好,已經有人從他手裡"救"了一些出去了...真的應該找一天好好地在我家院子裡尋尋寶才是...扯遠了...

其實這三年來他們兩位曾經一起在許多場合中合唱過
可惜很多人不曉得
另 下列兩處有幾首歌可以回味:
http://roxytom.bluecircus.net/archives/008154.html
http://roxytom.bluecircus.net/archives/008187.html

經由楊祖珺老師告知
找到了李雙澤現在安身之處
想知道的朋友請點
http://tw.myblog.yahoo.com/jw!YkwR_hCCFQP69HzA4DxT3h.N8w--/article?mid=922&prev=955&next=604&l=f&fid=7

很高興知道這些事情
謝謝你的熱心報導:)

每里島的歌我很喜歡
因為我生為台灣人
不能討厭這首歌

看了這篇文章
讓我知道至件事
感謝你熱心的報導
謝謝!!

今日這則報導提出了台語版的來源...

》「美麗島」政治烙碼過 你我傳唱過(聯合報 記者何定照/20070716)

沒有一首歌像「美麗島」般,貫穿解嚴前後、穿越統獨分立的台灣,這首被各個年代社運人士譽為「自己的歌」的民歌,見證廿年台灣民主歷程,主唱者胡德夫歌聲中的「水牛、稻米、香蕉、玉蘭花」,載負著各個世代對這片土地的複雜情感。

一九七七年,「美麗島」這首歌誕生。在台灣,或許沒有第二首歌像它這樣和歷史緊密扣合,從戒嚴到解嚴,在不同年代,扮演不同角色。它的複雜身世,要從創作當年說起。

「我們要唱自己的歌!」「美麗島」原唱人之一楊祖珺回憶,在恐左怕統的戒嚴時期,鄉土文學的呼聲風起雲湧,淡江校友菲律賓華僑李雙澤在一場淡江舉辦的民謠演唱會質疑「大家都在唱洋歌,我們的歌呢?」,成為淡江大學講師王津平主持的「淡江週刊」熱門話題。

楊祖珺說,經王津平邀稿,她為文感慨「不是不唱自己的歌,而是我們的歌在哪裡?」,李雙澤隨即譜出「美麗島」,歌詞則來自淡大老師梁景峰改寫本土女詩人陳秀喜的詩作「台灣」。

不料李雙澤還來不及唱這首歌,數月後就因搭救一位美國青年而溺水過世。李雙澤出殯前夜,好友胡德夫及楊祖珺連夜錄唱「美麗島」,成為該曲第一個版本。

◎一九八○年被禁 台獨味

一九七九年,黨外人士創雜誌想刊名,想到當時與反對運動越走越近的楊祖珺「唱的『美麗島』很好聽」,「美麗島雜誌」就此誕生,不久即發生「美麗島事件」,「美麗島」一歌也被烙上政治符碼,在一九八○年正式遭禁,理由據說是因「有台獨意味」。

◎楊祖珺唱 被轟「外省歌」

「美麗島」一歌為當局不容,也並非所有黨外人士都肯定。楊祖珺回憶,美麗島雜誌在中泰賓館舉行創刊酒會時,館外被憲警重重包圍,有人說「祖珺,唱首歌帶大家走出去」,她便唱起了「美麗島」,卻立即有人嗆聲:「嘜唱(外省)豬仔歌!」她只好閉嘴。

閩南語版的出現,似乎化解了「美麗島」國語版的爭議。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前助理總幹事林宗正表示,「美麗島事件」後,成大團契學生獲得陳秀喜同意,唱出「美麗島」閩南語版。「光看詞,眼淚就掉下來,用母語唱,更觸動我們的心!」此後十數年,「美麗島」閩南語版傳唱全台長老教會。

◎一九八七年解禁 大聲唱

一九八七年宣布解嚴,「美麗島」終於解禁,取得「合法」地位。它的創作脈絡與歷史紛擾已少有人記得清,當年政治符碼漸褪,不變的是頌揚台灣土地的美好詞曲,這又恰好與解嚴後高張的本土意識相呼應。

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范雲,這麼描述八六年她在抗議台大言論自由箝制的校園演講中,初次聽見「美麗島」的感動:「『水牛、稻米、香蕉、玉蘭花』這幾句像童年鄉土般溫暖的歌詞,從此留在我的心版……如果沒有在那個黃昏聽到美麗島,我會不會是今天的我?」四年後野百合學運,身為總指揮的她即率眾唱「美麗島」。

◎戒嚴經典曲 版本不在意

二○○○年,台灣首度政黨輪替,負責規畫陳水扁總統就職慶祝晚會的紙風車劇團團長李永豐,找來胡德夫演唱「美麗島」。「這是戒嚴時期經典歌,當時很多人深受感動,在政黨輪替時再唱,更具歷史意義。」李永豐說,語言版本無需在意。

新世代似乎多呼應這種看法。二○○五年,胡德夫出版首張個人專輯「匆匆」,成為文化圈熱門話題,馬世芳認為是「美麗島」近年風雲再起的關鍵原因。翌年,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邀胡德夫合作「美麗島」舞作,「美麗島」光環更上一層。聽胡德夫而淚流不止,成了青年共有經驗。

◎紅衫胡德夫 唱出愛與痛

二○○六年,倒扁紅衫軍走上凱達格蘭大道,胡德夫應邀唱起「美麗島」,卻因此被業者取消談定的工作。發行「匆匆」的野火樂集熊儒賢感嘆,「美麗島」這首時代的歌,每回聽胡德夫唱起,都覺得歌聲裡「前景是愛,遠景是痛」。

走過卅年,「美麗島」就像是一塊層次豐富的寶石,不同人、不同團體,都能從不同面向解讀,它的命運,有如一頁台灣史的縮影。歷史再怎麼樣難以面對,都已不可扭轉;然而它的未來,將經過我們的口,繼續伸展。(系列三之二)

轉眼已經七月
看來今年是不會有人出面弄什麼"美麗島30週年紀念大全集"了...

>看來今年是不會有人出面弄什麼"美麗島30週年紀念大全集"了...

除了湯姆,想不出還有誰更適合出面組織這大全集。
湯姆何不拍拍胸脯,出面喊聲:"捨我其誰?"

適合的人不是我
而且所在多有:p

其實去年我也真的有跟自己認為可能推動此事的人建議過
可惜沒下文

我個人的初步想法其實很簡單
趁著"美麗島"這首歌問世三十週年
把至今正式發行過的各種版本輯錄成一張"美麗島大全集"
但是 除此之外
我個人非常希望其中還能新錄一個兒童合唱版
只是 或許這一代的兒童已經唱不出那種"水牛、稻米、香蕉、玉蘭花"的情愫...

湯姆您好

據了解
李雙澤紀念會與淡江大學將於10月1日於牧羊草地
立下【唱自己的歌】李雙澤逝世三十年紀念碑
4日在可口可樂瓶事件歷史現場 ─ 淡江學生活動中心
舉行紀念演唱會

或許您可多注意相關消息

感謝告知
目前只查到淡江時報的這則報導:
http://tkutimes.tku.edu.tw/New/2006/detail.php?seqno=0000016936
我會繼續留意相關消息:)

"唱自己的歌─30年後再見李雙澤演唱會"相關消息一則:
http://heterotopias.org/node/915

湯姆你好

以下連結是活動的新聞稿與電子邀請卡
也許會更明確些

http://www.ignitefire.com/

湯姆你好

可能您已聽到消息
【關不住的歌聲─楊祖珺錄音選輯】已由大大樹製作完成
但可能要過年後才會正式發行舖貨

裡頭收有兩個版本的美麗島喲!
更震撼的是還有一首空白的歌曲耶!

或許你有管道已取得或可先取得
以下連結網址有選輯模樣介紹,可先點點看
http://tw.myblog.yahoo.com/peter601017/article?mid=3525&prev=-1&next=3516

多謝通報
你沒說 我還真不曉得哩...XD

2004年初便聽冠宇提過他正在幫忙處理母帶
但接下來就遲遲未再有新消息
甚至一度傳出路邊社報導
說祖珺改變主意 想要透過"另外一種方式"來讓這些作品流傳下去
沒想到 這張專輯突然又蹦了出來
而且不再是耳語消息 是張紮紮實實的成品
真是驚喜之至

雖然她的五張錄音作品我都收有音檔
但這張專輯無論如何還是得收一套來珍藏的:)

tom,我在部落格上上傳了第一個小時的錄音,有一點點卡,請將就著聼吧http://www.julydream.cn/blog/article.asp?id=245

請發郵件給我julydream11@gmail.com 我好給你完整錄音

多謝!mOm
可惜網路連線有點不順暢:(

沒關係的
我今天凌晨應該可以醒著聽重播
萬一又錯過 再麻煩您:)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