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芳:半袖 | 首頁 | 最近 »

.: [轉載] 包美聖:老友們,別來無恙否?

自從1980年出國深造後,25年來始終未曾再以歌手身分公開露面、獻唱的包美聖,一直是最讓人懷念的校園民歌手之一。這段時間裡,一般人幾乎無從聽聞她新近的消息,因此大家只能反覆溫習「捉泥鰍」、「小茉莉」、「那一盆火」…這些包美聖當年留下的經典歌曲,同時也不禁深深思念:「包美聖,妳現在好嗎?在哪裡?在做些什麼呢?還有機會聽妳唱歌嗎?」

在陶曉清積極地邀請下,包美聖終於首肯參加九月的《好民歌》演唱會,並且於百忙之中抽空寫下這篇珍貴的短文,刊登在主辦單位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的網站上,藉此向所有關心她的朋友們致意。看似清淡、簡短的話語,其中卻滿載了她的心情、思念與問候,真情流露,令人感動。

包美聖:老友們,別來無恙否?

「悟於19」(又名「成長」)這首歌,記錄著我19歲加入了民歌的行列。忝為民歌手的一員,我只短暫佇足了三年多就離開了台灣。短短三年裏,與其他的歌手們快樂、隨性、自在地唱遍了各大專院校,沒有包裝,以自然的面貌、年輕的我們,或唱或譜,留下了許許多多生命中甜蜜而豐富的感動。

離開時,我小心翼翼地把民歌手短暫卻深刻的回憶,放在我心中一個甜蜜的位置,熱切地迎向生命中為人妻、為人母、在異鄉的新角色,遙遙欣賞著後繼許許多多才華洋溢的歌手們更熱情、更專業地投入民歌的行列,也藉著一首又一首的好歌稍解思鄉之情。回台後,偶或聽見尋找我的聲音,我雖然沒有回應,但是內心是感動的,畢竟,能被人放在美好的回憶中,是一種幸福。

我珍惜這份難得的因緣,不曾想過再站上舞台,然而隨著「民歌30」的號召,讓人驚覺,這一幌眼,快三十年過去了,如果從大學畢業算起,人生還能有幾個30年?我開始想見見我的相識或不相識,但在民歌歲月中有著共同感動的「老朋友」們,我們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領域,各有不同的際遇,悄然走過了人生三十年的黃金歲月…老友們,別來無恙否?

此刻的我,就像離家多年的遊子,接下演唱會之前,近鄉情怯;答應演出後,漸漸歸心似箭。原來,回家是去尋找年輕時的身影,回家是去尋找往日那份熟悉與單純的感覺。曾經,我們有過那麼簡單、那麼純淨的熱情,在那樣一個讓人感動的年代裏…

 
 
 


.: 回應

我要去我要去!

包美聖大約1990 年時舉家回國住在新竹
當時她的兒子還是小學生不太能適應台灣的教育環境
包美聖因而積極投入當時剛發芽的教改

(我一直覺得早期楊祖珺和包美勝的聲音好像
乍聽楊的雨霖鈴還以為是包美聖)

楊祖珺那張有點錄壞了
似乎她自己直至今日依然頗為介意
否則兩人聲音其實聽起來不該那麼像的(都有點童音)

我偏愛包美聖的”小茉莉”,
每次聽都覺得好美好柔,聽得很想落淚.


我比較喜歡 "你在日落的深處等我"

很奇怪
對我而言最催淚的是"那一盆火"的吉它前奏
原因我自己都說不上來...

你們說的這幾首我都喜歡
包美聖最傳唱千里的應該是抓泥鰍吧

又大家在談這些民歌
不知為何我想到的卻是綜藝一百的排行榜
那一盆火也曾進入十大
張小燕那千篇一律、每次聽還是令人很興奮的
"讓我們恭喜包美聖"...彷彿仍在耳邊

有人知道包美聖目前還住在新竹嗎?

嗯嗯
民歌30節目手冊上有寫
他先生在交大任教
包美聖在竹科園區某家軟體公司任顧問
走在路上可能會不小心遇到喔 :)

他兒子是我同學…

我最近才知道這件事…

哇哈哈

我也是喜欢小茉莉,有一种苍桑感,不知为什么,听的时侯总让我想起自己小时侯的中午。

你是中华第一民歌女声,你的声音影响了我们这些40岁-50岁的人,岁月老矣,维有老歌让我感觉曾经年轻

他兒子是我國中同學
他家還在新竹
之前去他家有看到

199x年東海大學企管班一位教授上課自我介紹,是包美聖的先生,令我驚喜不已,超愛包美聖的歌聲。

同學,好久不見了!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