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晴:寄語白雲 | 首頁 | 20040731 / 葉樹茵+巴奈@河岸留言 »

.: 吉它是槍 歌聲是子彈─Mercedes Sosa

這篇也是舊文的加強版,有增有修,以加強參考價值。

其實本文中有相當比例的二手資訊,加上我自身的外語能力又不好,所以一直很擔心會有錯誤發生。若是你真有發現到,請千萬要指正我,個人丟臉事小,但萬一又繼續誤導別人,那就罪過了...感激!


1991年,我買了生平第一批的五張CD,其中有一張是Joan Baez的"Diamonds And Rust In The Bullring"(Gold Castle D2-71321)。

這張專輯是1988年時她在西班牙畢爾包一處鬥牛場的演唱會現場錄音,收12首歌,一半英語一半西語,其中包括她在各場合常會演唱的"Gracias A La Vida"。不過這個版本有點不一樣,因為找來了另一位女歌手跟她合唱,聲音也是很吸引人,兩個人把這歌唱得十足奔放、豪邁125,是一種走過許多人生歷練的韻味。

打開booklet查了一下,原來這位插花的女歌手叫Mercedes Sosa,完全陌生的一個名字,當時只是想當然耳地猜測她大概是西班牙當地天后級的角色,此外就是她的名字也讓我聯想起Mercedes Benz。之後去逛唱片行時偶爾想起,我也會找看看有沒有她的CD,不過始終不曾發現。

直到1997年前後,島內興起了一小陣世界音樂的風潮,當時的寶麗金也整理發行了一個叫"音樂世界村"的系列,我赫然發現其中正有一張"The Best Of Mercedes Sosa"(中譯側標為"索莎的生命之旅"),二話不說,馬上下手,於是時隔七年之後,我總算有機會開始認識她的音樂,加上後來網路日益發達,網網相連到天邊,這才又稍稍了解到她的一點底細。

Mercedes Sosa,1935年出生於阿根廷的Tucaman。憑著優異的天賦,15歲時參加廣播電台的業餘歌唱比賽脫穎而出,自此正式展開她的音樂事業。

難得的是,歌唱並未被她當成搏取名利的工具,而是為民喉舌的利器。她在專制的環境裡為沉默的人民唱出他們的聲音,卻也因此惹來政治迫害,自1979年開始流亡海外。期間她在歐洲各國仍然四處巡迴表演,藉著音樂來傳達流亡異鄉的痛楚、對極權暴政的恐懼以及對自身政治立場的思考,直到1982年獨裁政府垮台之後才又回到阿根廷。為了方便介紹、辨認,一般人貼給她的標籤是社運民歌手,算是與Joan Baez同一掛的,只不過她抗議的對象是當時阿根廷的獨裁政府。

她唱的都是西班牙語歌曲,由於我聽不懂,所以對她想傳達的訊息也無從感應起,但是歌聲可就不受語言限制的影響了。瞧照片裡她那壯碩達女高音級的身軀,便不難想像她的聲音質地─大腹、厚聲、情感豐沛!此外,平易近人的旋律破除了語言的隔閡,讓我即使聽不懂也不難接受她的音樂,甚至有些歌曲聽起來還有些異國情調的美感。

有一回到台南惟因唱碟,瞧見苦桑在她CD的陳列位置下貼了一張簡介字卡,上面寫著:「吉它是槍,歌聲是子彈!」個人覺得這註腳真是下得貼切又夠力,所以本文也就把這句話借來當標題了。

因為她在台灣原本就屬冷門,除非網購,否則如今在島內要找她的CD恐怕是有點難,依我個人經驗,各地的誠品音樂館、fnac以及台南惟因唱碟是比較值得一試的門路。我自己手上目前則是收了將近有10款(CD+LP),CD大多是前些年在台北市公館的宇宙城蒐到的,LP則是標自eBay

而眾多作品中現在可能會比較好找的,應該是2000年時她在Decca旗下灌錄的"Missa Criolla",前年某期香港"發燒聖經"還曾經專文推薦這張CD,錄音水準不錯。同此曲目,本地許多樂友應該都收有當年Jose Carreras灌錄的那個版本,興趣者不妨互相比較一下。不過在此我也得提醒,這張專輯其實在她所有錄音作品中算是異類,有機會的話,還是該找找她唱民歌的輯子來試一下味道,聽聽Mercedes Sosa自己一人又是如何詮釋"Gracias A La Vida"。

何以我如此喜愛這首歌?一來因為熟悉,二來則是因為詞意深刻動人。

在Joan Baez早年的專輯中,將這歌名英譯為"Here's To Life";若按西文意譯,中文或可翻成"感謝生活"、"人生多美好"。由此可以想見,此曲意在表達對生命的感念與頌揚。尤其前面所提到的Joan Baez與Mercedes Sosa合唱版本中,CD行過一分鐘處,Joan Baez口出"Canta"一語,據友人Vivian指教,乃西語"唱吧"之義,意在召喚場中眾人"一起唱吧!"、"大家一起來唱出我們對人生的讚頌吧!"那種氣氛著實讓我感動。

以下便奉上許久之前苦桑所寫的作者介紹與歌詞中譯,或可有助於品味這首歌曲...

智利人民【歌魂】比奧萊塔‧帕拉(1917--1967)

跟北境那個富裕國度1樣,60年代的拉丁美洲也是1個人民歌手得以展現風華才貌的大好時代,湧現出1大批承繼底層色彩跟抗議色彩的歌手,在劇烈的社會變革中成了人民的「歌星」,其中有些人還因這種「名聲」所累,獻出熱血和性命。

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拉丁美洲,包括智利在內,是1個左翼力量呈上昇趨勢的進步時代,藝術家也越來越貼近社會運動與人民生活,著名左翼詩人聶魯達的《1般之歌(或譯:漫歌)》在國內秘密傳誦;而智利的『新歌謠運動』則號聲揚起,嘹亮至極。

請從民歌之母比奧萊塔.帕拉Violeta Parra--智利底層人民尊嚴的象徵說起。

比奧萊塔生於紐布來省這藝術搖籃,父親是鄉村音樂教師,毋親是會彈吉他、愛唱民歌的普通農民。比奧萊塔7、8歲就會彈吉他,9歲自編簡單旋律,從來沒有機會接受正規音樂訓練,不識5線譜,但伊卻從1個吟遊歌手成了1場偉大藝術運動的推動者。

1952年,比奧萊塔開始了史詩般的民歌採集遠征,缺乏現代化的考察裝備,甚至連個錄音機也買不起,隨身只帶記錄簿、鉛筆跟吉他;沒有交通工具,經常步行或騎驢,搭農民的木輪車、小船,伊的足跡竟幾乎踏遍整個智利大地,從高山到海濱、從艸原到沙漠,伊有時賣唱,有時跟隨流動劇團演出,住農民茅屋,吃粗茶淡飯,幾年不到,蒐集、整理了3千多首民歌。論者有謂,比奧萊塔1個人的成果抵得上整整1支人類學田調隊伍的工作量。比奧萊塔不僅收集、創作,也學習民間製陶、雕塑、繪畫與掛毯編織,有人說,比奧萊塔簡直就是1個智利民間藝術博物館。不可思議的是,伊還憑1己之力將智利民歌、民俗藝術介紹到國外,甚至在巴黎羅浮宮辦展覽,在英國BBC錄製智利民歌廣播節目。伊曾發願建立1個智利民族樂團,可智利統治階層從不曾接納或尊重比奧萊塔的藝術貢獻,比奧萊塔當然也從來不去向任何權勢低頭,從來不曾出任任何公職,向來拒絕任何傳播媒體的包裝。比奧萊塔恆常農民裝束、平直髮型、質樸嗓音正是伊忠實於人民的象徵,這樣的形像早已成了智利底層人民以至整個拉美底層人民的驕傲。

有1回,比奧萊塔以這樣的裝束首次走進智利上流社會最有名的俱樂部演唱--士紳貴婦也想見識這在國外出名的異想天開的鄉下女子,比奧萊塔則藉這次機會讓資產階級見識什麼才是智利的真實藝術。演唱會在禮貌的掌聲中結束,晚宴開始,士紳貴婦紛紛入席,比奧萊塔被安排「到廚房用點便飯」,這是資產階級對待「賣唱藝人」的慣常作法,比奧萊塔不等慌了神的主辦人道歉,站起身來,當眾怒斥:「你們這些吸血鬼,你們這些剝削者!」拒收高額酬勞,穿過盛裝人群,揚長而去。

1965年頃,比奧萊塔跟伊的女兒在聖地牙哥創辦了【民歌手之家】,此1工作坊成了爾后轟轟烈烈的『智利新歌謠運動』的先驅,可比奧萊塔來不及目睹由伊點播火種所燃起的燎原鉅火,1967年,民歌之母,於種種壓力下,自殺身亡。成千上萬的同胞自發為伊送行,后來成為智利「人民總統」的阿葉德行在長長隊伍最前頭。70年代初,阿葉德執政了,聖地牙哥市郊出現無殼農民的違建區,不約而同地取名為「比奧萊塔‧帕拉區」,73年軍事政變后,獨裁政府下了行政命令,禁止貧民窟使用伊的名。

展讀或聆聽比奧萊塔的歌集,會讓大量純樸的民歌所感動,更會讓歌中尖銳無比的戰鬥性給震憾,1首題為《我們少了1個游擊隊員》,伊毫不含糊地唱道:『我想要1個兒子/誏他叫曼努埃/姓羅德里格斯*/有人想把我們國家像枚大頭針/賣掉的時候/我希望有個游擊隊員兒子起來保衛衪』
*智利的獨立戰爭英雄比奧萊塔連自傳都用智利常見的8音節10行詩的詩歌體寫成,故名《比奧萊塔詩體自傳》。

比奧萊塔棄世前寫了1首《感謝生活/Gracias a la Vida》,像是遺囑似的,唱出崎嶇的生命道路給伊的人生真諦啟發。於今,在拉丁美洲的任1角落任1有井水處,只要『感謝生活』這第1句歌詞初響,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每1個人都會跟著熟稔的旋律唱下去:

感謝生活 生活對我意重情深
伊給我1雙明眸
當我睜開眼睛
世間的一切黑白分明
我看見高空星光點綴的天幕
茫茫人海中我認出鍾愛的人

感謝生活 生活對我意重情深
伊給我敏銳聽力
記錄白晝、黑夜、蟋蟀、絲雀
以及敲擊、汽笛、犬吠與暴風雨的聲音
還有心愛的戀人溫柔呼喚聲

感謝生活 生活對我意重情深
伊教我發聲和認識字母
我用它們表達和思考
我從心底呼喚母親、朋友和兄弟
從此光明照亮我心路歷程

感謝生活 生活對我意重情深
伊讓我疲憊兩腳不停行走
我靠它們走遍城市、水窪、海灘、荒漠、山林和平原
還有你的家、你的庭院與你的小鎮

感謝生活 生活對我意重情深
伊給了我這樣1顆心
當我看到豐碩的人的思維
當我看到善良遠離邪惡
當我望穿你清澈雙眼
這顆心就情不自禁激動萬分

感謝生活 生活對我意重情深
伊給了我淚水和歡笑
教我分辨苦難和幸福
我的歌跟你們的歌由這兩部份湊成
你們的歌聲就是我的歌聲

如何?是否你也開始感到一點興趣了呢?若這還不夠,想更進一步了解拉丁美洲民歌,不妨再細讀苦桑的大作"音樂是向苦難大地招魂的法術"。

.: 彼年此日

‧2009年
 終於換成"光世代"
‧2008年
 看不下去的電影

.: 引用

理當快樂《Vasija De Barro》泥罐裝不住《採蕨貓》的消逝引用本文
文摘:這幾年拉美民謠紅的發火,從Bossa nova、Buena Vista Social Club(記憶哈瓦那)到Nueva cancion,拉美豐沛的苦難土地所滋養出的音樂,既廣且醇,遠超乎我的想像,特別是最近幾位能人異士的Blog不約而同接續引介了幾首曲子,像是頹廢湯姆的【路邊一棵榕樹下】從介紹Mercedes Sosa(一定要拜讀,求求你)說到的《Gracias a La Vida/感謝生活》、znamenny【龜璧茶居】的拉美新歌謠運動─烏拉圭篇、苦桑【萎萎陰陰】介紹的《Vasija De Barro》泥罐。

小黑&小黑的主人敗家記---I引用本文
文摘:買買買……買時可以安慰空虛的心靈, 買後心靈更空虛

.: 回應

怪了
你的中南美彌撒
封面怎麼跟我的不一樣
其實我覺得你貼的這版封面比較好看

你網路上找一下就可以發現
它有兩種封面 因版本而異
(我手上這張是德版的)
我也是比較喜歡這一款封面

我們上西文課有提到這首歌...
還有歌手ㄉ歷史..
還不錯...找很久哩~~

謝謝ROXYTOM的指點,讓我得以看到苦桑有關拉丁美洲音樂的大作。

我也很喜歡Joan Baez,還有Mary Black。我是聽Joan Baez長大的,因為我媽媽就是她的樂迷,從LP到錄音帶到CD,家裡都有。可惜LP都已丟掉。

在Google上尋訪"Gracias A La Vida"的身世卻數度回到此地
足見這裡真是座寶山 :)

在生活中聽到如許美好的音樂
不禁令人感覺生命即愉悅
Gracias :)

講到這個...
我實在搞不懂那些搜尋引擎的運作規則
觀察這網誌的"逆向連結":http://www.sitemeter.com/default.asp?action=stats&site=s20roxytom&report=11
有時真的會感到莫名其妙
為何某些關鍵字的搜尋結果竟然會把本網誌排在前面呢?!
不解啊...@@"

Tom你好,
剛剛寫了篇文章引用了您的大作,
希望趕緊補正取得你的同意
另外
之前從你這抓到一些Gracias A La Vida的版本
請問可否放在我的blog上分享
我會註明出處的
謝謝

歡迎引用
其實網誌之引用不同於轉載
無須徵求同意 以引用通告進行告知即可:)

另 那些音樂檔案非我原創事物
我無權同意或不同意
我等遇此情況會註明出處只為尊重他人的勞動成果(檔案製作或找尋)
謝謝你的尊重...mOm

mercedes de sosa
今年發表 新歌 "corazon libre"

自8月份起 將巡迴 阿根廷各地演唱 到2007年1月止
真是了不起
值得我們敬重的偉大歌手

2006/8/23
MG de Argentina

湯姆云:「其實網誌之引用不同於轉載
無須徵求同意 以引用通告進行告知即可...」

可否請教Tom如何操作"引用通告"?
我正為這問題傷腦筋 ~


To MG:
專輯封面還是Joan Baez手繪的喔!:)

To Moses:
以Windows Live Spaces來說
似乎是在編輯介面裡點擊"新增引用通告"之後
再將友站文章的引用網址(非文章頁面網址)貼入並儲存即可
我沒用過 請你自己試試看囉!:)

很高興看到台灣也有Mercedes Sosa的歌迷
我是從1990年開始認識她的歌
12年後 就是2002年 終於有機會我在秘魯參加了她的演唱會
當時坐在第一排的我
充滿感動的眼睛直盯著台上那位令人尊敬的阿根廷國寶歌手
一首首學生時代為了學習西班牙文常聽的那些熟悉旋律
縈繞耳際
更感動的是 讓我美夢成真 親見到Mercedes Sosa
如同她的歌 當時我的心也唱出 "感謝生命" Gracias a la vida.

真是羨慕又忌妒啊...:(

謝謝你提供這些文章。我好懷念苦桑的文筆和Sosa感人的聲音~~

苦桑自己有網誌喔
不知道您是否曉得:
http://blog.sina.com.tw/wiwienen/

謝謝你!我再上去看。另外,我在blog中引用了歌詞,但我不知道這個blog怎麼引用文章,只好在我自己的文章後附了此網站的網址。謝謝!

日前曾在youtube上看過Mercedes Sosa
現場獨唱版的Gracias A La Vida

若說Joan Baez和她合作的版本是對生命的躍動熱愛
Mercedes Sosa的獨唱版就宛如是一個活過大半動蕩歲月的人對於一生的無悔回顧!!

夜半來聽宛如一杯沉澱了數十年歲月的陳年紅酒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