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奶與米漿的日子 | 首頁 | 野台投票 »

.: 當巴奈不再巴奈

打從四年前第一遍聽完巴奈的"泥娃娃"專輯
我便毫不猶豫地決定要透過各種管道把她推薦給大家
即使隨即在看過角頭的介紹文字之後
才知道原來我早在1994年就聽過她唱歌 在她還用漢名"柯美黛"行走江湖的時候

很高興
身邊一些聽音樂的朋友幾乎都接受了我的推薦
只要聽過她唱歌 幾乎沒有不去煞到的
甚至曾經有位米國來的、不懂中文的阿兜仔同事
連一遍"台東人"都還沒聽完
就已經忍不住興奮地跟我打聽她的底細

我向來不會去迷戀、崇拜任何人
喜愛到最極致 也不過就是像對巴奈這樣─
用心去蒐羅出她的過往經歷與目前訊息
或者只要知道她有演唱行程
在時間、興致許可的情況下 即使再懶也都還是會到現場聽她唱唱歌
松江詩園河岸留言女巫店228紀念公園台北市中山堂...
如今這些地方在我的記憶中都已牢牢地附著上巴奈的歌聲

然而 隨著現場聆聽巴奈次數的增加
我必須很誠實地講 我對她的失望也越來越大

要怎麼說呢?
讓我試著打比方吧!

CD裡巴奈的歌聲 讓我覺得她就像是一位內功已臻化境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聆聽的同時 會深刻地感受到她正在發功
或緩 或急
但總都是具有十足的穿透力
可以讓自己很明確地知道:我被打到了!
那是一種夢寐以求的感動

然而幾次現場聆聽的經驗裡
類似這般的感動真是難得再相逢
發生的次數既少 也極短暫
大部分的時候
她總是讓我覺得只是輕鬆唱唱罷了 並未使出全力
好吧 使出全力或許太奢望也太苛求
但我還是覺得她恐怕連一半的功力都還沒用出來
心神失之散漫 情緒不夠飽滿
雖然說 即使如此
大部分時候也已經夠好聽了
只是 在曾經被她深深打動之後
我實在無法滿足於她這種大打折扣的表現
我渴望從她歌聲中得到的是滿滿的感動 而不只是好聽

我不只一次思索過這個問題
也有想過或許該調整的是我自己的態度
總不能要求歌手在每一場演出都繃緊神經、耗盡力氣來回報觀眾
尤其是像她這樣長年在各場子裡走唱的人
有誰可以始終如一地散發出同等強度的能量呢?有這樣的強者嗎?
總是難免會疲的吧?!
如果我換個角度來參與
不要太G8 輕鬆一點
就當作是去參加一場同樂會
只是聽聽自己喜歡的歌手唱些好聽的歌
這樣的話是不是我就可以每次都聽到哈哈笑、爽到哇哇叫?
畢竟一個是一次見生死的現場表演
一個是允許工作人員嘟嘟磨來磨去的錄音室製作
本來就不可以用一樣的標準來比較

與人聊起這事
對方也同意:她的確沒那麼悲了!
的確 我知道很多人就是喜歡聽她唱悲歌
甚至曾有寫手如此形容:
別讓心情不好的人聽"泥娃娃"專輯 那可能會害他真的跑去自殺
雖然誇張 但也傳神
真的!
我也曾經在一片黑暗的情況下戴著AKG K-501專心聆聽
而終於被"失去你"催下淚來
當我需要的時候 通常情緒總能在巴奈的悲歌裡得到足夠的釋放
但"悲"只是她吸引我的因素之一 不是全部
聽她唱"大武山 美麗的媽媽"或是"美麗島"
我得到感動其實又遠過於斯
甚至我還曾盼望可以聽她唱唱"心甘‧情願"
侷限於悲 那實在太辜負了她的聲嗓能耐

我也不完全同意類似"可能是因為她這兩年來的生活比較安穩了一點"的假設
親身的生活經歷當然有助於歌手詮釋歌曲
但若是已經深刻體驗過便也差不多足夠
日後可供必要時代入運用、輔助表達即可
否則為了能夠百分之百唱出歌曲的況味
歌手豈不是有可能還得終日抑鬱三餐不繼窮困潦倒飽受困厄...甚至最後橫死街頭?!
喂~那誰敢當歌手啊?!
真是太難伺候!

就這樣
一邊不滿 一邊又為她開脫
即使或許只是我庸人自擾 太過貪婪
但畢竟一切一切都只是因為她曾經那樣地感動過我 我也一直確信她如今依舊可以
所以實在無法不去懷疑:巴奈真的不再巴奈了嗎?

根據路邊社消息
順利的話 巴奈的新專輯"可能"終於可以在年底左右由角頭發行
當然 或許到時又會延後
至於曲目收錄方向 還是創作專輯
並非張農友幾百年前提出的口水歌構想
那確有其事 也試錄
只是目前仍舊處於無限期進行的狀況中
(以上消息若是有誤本人完全不負責:p)

所以 原本的打算是
反正也沒多久了
這些話就等新專輯面世之後 連同聆聽心得來一起談吧
不過 卻又顧慮或許那時候會想表達更多
徒然讓口條不好的自己更加頭大
於是 今夜
猶豫的同時
因為一時衝動+臨時起意+慾求不滿+工作鬱悶+飢腸轆轆
我還是決定暫且記下這一時的心情與疑問
然後 靜待來日分曉...

.: 彼年此日

‧2008年
 從縱貫線到愛之海
‧2006年
 山上的孩子

.: 回應

>當我需要的時候 通常情緒總能在巴奈的悲歌裡得到足夠的釋放

*舉雙手同意*
沒能看過Panai現場演唱一直覺得很遺憾
不過上次看她現場演唱的DVD覺得很意外
原來Panai說話的聲音
感覺很輕柔舒服
不似專輯裡那般沉重...
大概是想像與現實的差距吧~ :D

PS. 歡迎阿湯哥回來...:)

看過她跟許多人互動的樣子
同事、朋友、聽眾...
的確是輕聲細語、風趣親切
寫到這兒 突然想到上次謝宇威說她長得就像女的周潤發
真的是很好笑:p

也謝謝妳的問候
我一直都在
正門暫時關閉的這段期間裡 還是有許多人從側門進來
他們都知道 哈哈!
而且除了這裡 我也真的沒地方躲了:p


想聽巴奈唱現場的話
這禮拜六(0731)她和葉樹茵在河岸留言有場演出
不妨考慮一下

好想聽聽看。
耶,你回來了!

To Anais:
記得妳曾在文章裡提過妳喜歡Eleni Karaindrou
所以我想巴奈或許也會合妳口味喔...:)

在太陽餅家的後台曾聊過天的湯姆:

我剛在你的部落格逛了幾圈,
發現我們一定曾在某個現場表演的場合數度「擦肩而過」,
巴奈唱的現場我至少聽過十回,
地點包括福隆沙灘、河岸留言、女巫的店、柏夏瓦、二二八公園、台科大校園和台東跨年晚會。

最早是在海洋音樂祭聽到巴奈,忘了是2000還是2001,
那天她唱了「每一天」還有首力道很強的歌(忘了是不是大武山美麗的媽媽),
充滿磁性的嗓音、穩健的台風與足以和海風抗衡的力道立刻吸引我的注意,
回到台北立刻就去買了她的專輯,
結果....我非常喜歡她的詞曲,
卻竊自認為,CD裡的聲音雖棒,
比起現場還是差多了(我認為是錄音技術不足以表現的關係)。

巴奈的現場演唱比起角頭其他歌手,
已算是平均水準最整齊的,
她對自己的表演有一定程度的要求,
個人評估她會要求自己至少達到八十分,
至於能不能聽到八十分以上的表演,
我覺得身為一個聽眾,得看運氣,
歌手的現場表演畢竟是深受個人生活狀態影響的。

至於巴奈唱歌悲嗎?
就我跟製作人鄭捷任聊過幾次天以及側面觀察,
唱歌對巴奈是一件盡情享受的事,
儘管歌曲再悲,聽的人無不痛苦悲傷動容。
但其實,她自己可是唱得很過癮、很快樂。

前年亞細亞部落民謠節第一次聽她現場,我也覺得向場還是比較有感情咧!

To 關呵呵魚:
其實我自己的問題比較大─現在太冷感了!
偏偏對她的期望又太高:p
她是無辜的
畢竟任何一位歌手都無須也無法去滿足任何一個人
我還是在苦苦等待她的新專輯...Orz

To totororo:
重看了一遍正文
發現自己似乎沒表達得很好
我並不覺得她的現場表現比CD差
在她發揮出應有水準的時候
當然絕對是更上層樓
或許是我運氣不好
遇到的機率不太高:p

湯姆:

以製作人捷任的隨性和角頭43的放任作風,
我看巴奈的專輯還有得等...
(我記得是從2002年夏天就開始說要製作了....)

這是我以前寫的巴奈: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aboutfish9/3/2558939/20030402025938/

呵...
妳這用心大作許久之前便已經拜讀過了
今天又複習了一回:)

若要我挑專輯中最喜歡的一首歌
我很難選擇
只能說"大武山 美麗的媽媽"是很大的驚喜
20年前
這首歌由潘越雲演唱
陳志遠將它編得像是民國60年代的山地舞曲
無法引起我的注意
幸好 20年後
透過巴奈的歌聲獲得新生
並且讓許多人驚艷 進而發現它的真實面貌
"勇士與稻穗"演唱會中她唱這歌時所說的那一番話
也相當令人動容...

每個創作人都有他那一時期的心境
尤其是一個 生完小孩 小孩要上小學的媽媽

巴奈有首歌 是這樣唱的
我不能用音樂來討好你

是角頭的BABOO嗎?
我理解並且同意你說的話:)

如果你在原住民族抗爭的場合遇到她,聽她唱歌、嘶吼、痛哭狂亂的。
會有不同的想法

巴奈不只是歌手,更用歌聲喊出台灣社會對待原住民族的結構性壓迫與虛偽。

我想你應該要再好好認識你最愛的歌手了吧?!

我從未停止"認識"她:)

.: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