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D] Eleni Karaindrou "The Weeping Meadow" | 首頁 | [DVD] 花田少年史 »

.: 給打雜妹的留言

我是政治超白癡
因為實在想不懂
所以跑到打雜妹家裡請求開示
沒想到
可能是PC home新聞台有自動安檢機制
不讓我把穢言穢語的文字張貼出去
沒關係 我就貼回來我自己家裡:p
以下...

打雜妹 請妳給我開示一下
到底可以怎樣看"絕食抗議"這件事?
(不限時代與抗議對象 可以溯及乾弟)
先說明
我非藍非綠
表裡如一都是粉紅的

我想破了頭
還是覺得那根本是一種類似小孩吵糖吃的耍賴行為
自己愛自殘 又沒人逼你
那你餓死活該 關我屁事
每個人都用絕食來威脅我要這樣、要那樣
那我不就完了?
萬一所有的女生都以絕食相脅 要斤乘五陪他們一夜春宵
那斤乘五不就要很冤枉地精盡人亡?

為什麼會有人想出這種抗議的方法呢?
我真的想不懂
是不是有我這政治超白癡沒思考到的另外一層意義呢?

話講回現今在中正廟庭絕食抗議的那些學生
用腳頭烏想也知道
阿扁會因為這樣而見你嗎?
就算見了 所提出的訴求就真的會達到嗎?
雖然我完全不相信他們真的很單純
不過倒真的覺得他們很蠢
也罷
不管你是任何黨的黨工
還是誤入叢林的小白兔
大家都有以不違法方式表達意見的權利
只是大家要先講好
絕食真的是你個人自動自發的行為
歡喜做就要甘願受
可不要萬一不小心餓死了又要把帳算到政府頭上
(我絕對不是希望絕食的人去死喔)

打這些留言的同時
電視裡你的老闆正好在上現場
我今天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
跟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哈!

在他出現之前
是宋楚瑜在講"南部人打北部人"、"要率眾衝進總統府"
我怒了 真的怒了
我要是他兒子
一定到凱達格蘭大道上當眾捏卵葩自殺抗議
抗議我為什麼有這種丟人現眼的老爸...
咦?如果我現在也到中正廟前絕食抗議
抗議宋楚瑜講的這兩句話
並且要求他到時候一定要履行承諾 不衝的是小狗
那不知道他是不是會理我?@_@a

我這次還是沒投票
陳水扁讓我太失望
連戰雖然不順眼 但也還不是太排斥
只是宋楚瑜實在讓我太害怕
光是聽到他的名字我就會尿褲子
所以這篇留言我是穿著"包大人"在打的
太恐怖了...~~>"<~~


.: 回應

快笑死啦
真歹勢
你的不懂讓我一直發笑
還那個包大人該去換一換啦
等會再提到宋先生的名字
我怕你尿布又濕了會得濕疹尿布疹

首先我回答絕食抗議這件事
對於無權無勢平民百姓
要表達與當權者不同的想法與意見時
依表達強弱有幾種方法
最沒力的是打電話寫信,但是通常不是被掛電話就是得到一封制式回函
再者是
聚眾示威遊行
再沒得到回應
一種是傷害自己
絕食抗議傷身或是自焚的自殺行徑
另一種則是用武力
包括衝撞總統府啦或是街頭抗爭流血衝突
到處放炸彈等等

至於絕食抗議到底有沒有用呢
從操作策略上來看,可以增強新聞的強度
讓自己的訴求多些曝光的機會
讓更多人注意到這件事
這也是許多不認同流血抗爭的人
他寧用自己的健康去換取社會的注意
並獲得討論的空間
我想我對於這件事的評價跟你有點不大相同

至於絕食抗議到底能不能達到目標呢
有時候反而是其次
但是他會給執政當局壓力
畢竟這是人命關天的事情
陳水扁當然可以不要出來見學生
但是如果學生發生了什麼事情
絕對會在社會的傷口上再劃一刀
要處理或是不處理
我想陳水扁如果有智慧的話
(當然我懷疑他的智慧都表現在選舉上)
應該好好想想
怎麼樣才是對台灣社會比較好


你現在才知道我老闆的樣子啊
都多少年啦

至於宋楚瑜
我覺得他瘋了,真的
人家說時窮節乃見
把一個人逼到絕處
更可看出一個人的性格
我確實很同情連宋
這樣莫名其妙輸了
可是不管是民意是天意
就算只有一票也惘然
但是宋楚瑜最近的發言
確實令人感到哎..哎..哎哎哎

還有現在的南北情結
拜託拜託政客不要再說什麼北部人南部人這種繼省籍情結後
再分化我們的字眼
我怕以後南北交流要辦護照或是通行證
有許多台北人對於南部人有種傲慢
我覺得這樣很不對
傷了很多南部人的心
但是並不是全部人都這樣的
至少我不會啦^^

就是說咩
這樣以後我就不能泡北部的美眉
虧大了...

咳咳
你還有以後
你還想以後泡北部美眉
你膽子頗大^^

我遇到的北部人也都很好啊
傲慢的北部人?
我還沒遇過溜...
傲慢?
有本事就不要吃台南小吃
省籍?
有本事就不要吃非台式口味的料理
做人要有風骨咩
反就要反到底
食衣住行育樂全面分裂才是好樣的

.: 發表回應